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从”接体员”到火葬场》大师兄:要把妈妈上下分?还是左右分呢?

编按:PTT妈佛版”接体员的大小事”系列文章作者”大师兄”这次从接体员”转职”火葬场技工,开启千度高温火化炉的后台世界。大师兄说起了这个故事,学长们都啧啧称奇,纷纷聊起自己装罐子的经验。(本文摘自《火来了,快跑》一书,作者为大师兄,以下为摘文。)

这力道可以吗?

某天我装罐子,家属是一对姊妹,其中一个有点奇怪,她一个人站在角落,不断地在碎念,眼神也一直飘忽不定。

由于她表现得很古怪,所以我多看了她几眼。另一位注意到了,略带歉意地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这个妹妹有时候会这样。你知道的,就是……该怎么说呢?体质比较异常一点。你们这边的环境也是这个比较……欸……异常一点。所以她从刚进来就开始在”沟通”。不用理她,师父,您忙您的。”

我不以为意,这种情形不是第一次。火葬场嘛,常常有人在门口就觉得身体不舒服,或是进来捡骨室时,感到晕眩、想吐。但我一直都是以环境问题解释这些情形,没什么大不了,吓不了我的,于是我继续装罐。

有时候骨头比较满,我们会用小棍子稍微挤压一下,让骨头都能顺便地被放入罐内。我正在这么做时,角落的女子突然说:”他说痛。”

我:”啊?”

女子:”我哥说他痛。”

我:”你哥在哪里呢?”

女子:”我哥就是你正在装的那个。他在我旁边,告诉我他很痛。师父,您可以小力一点吗?”

……

我放轻动作。”那现在这样,你可以帮我问你哥哥,这力道可以吗?”

碎念女子碎念了一下,对我点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一人一半?

我将这个故事说了出来,学长们都啧啧称奇,纷纷聊起自己装罐子的经验。

有学长说家属来捡骨,分成两列,双方互不相看。

啊我知道,这出叫做”摩西分海”。

有学长说三兄弟来为爸爸捡骨,进了捡骨室,却都不说话。当礼仪师请每个人都夹一块骨头进罐时,三兄弟抢着当第一个,还打了起来。

啊我知道,这出叫做”三国鼎立”。

还有一位小姐,似乎是寡妇。学长说捡她公公骨头的时候,她挡在门口,不让其他家属进来,只让身为长孙的儿子来捡。捡骨室外面,家属们乱成一团,而她挡在门口,一下子怒骂,一下子哭闹,一下子下跪,还抓住门不放。一群人沟通未果就打了起来,她竟也不还手,就让他们呼巴掌。

这出……我就有点看不懂了。

老学长搭话说那家人好像姓王,”不然叫”巴王之乱”好了,巴下去的”巴”。”嗯,满贴切的。

轮到老学长。他说:”我遇过一组家属,一样是摩西分海的,不过,他们分得很彻底,一人准备了一个骨灰罐。他们妈妈要一人一半。”

在殡仪馆待了10多年的老学长和这一行做了40多年的葬仪社老板,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事,两人听了都傻眼。

“该是上下分呢?又或是左右分呢?”他们问。

家属只说他们就是不要跟对方一起拜,但是又都想把妈妈带去塔里,所以”随意就好”。

但是里面要有一半的妈妈?我们听了,都感慨万分。

有时候忍不住猜想兄弟姊妹能够要好到最后的,究竟有多少。各自结婚,各自生活,彼此有多少时间去联系这份感情。或许对某些人来说,这样的情感是不需要联系的,也或许是种负担。

但是,妈妈何辜,要这样被分成两半呢?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有问过妈妈的意见吗?

老学长说的故事,我听了实在觉得满扯的。结果某天,火葬场来了一个大家庭

老母亲火化后,信传统宗教的家属拿出一个骨灰罐,说:”我要晋塔。”

信阿门的拿出一个纸袋,说:”我希望帮妈妈洒葬。”

分住国外的另外两位家属也拿出自己的小罐子,说:”我希望带妈妈回去我住的国家。”

看着家属把妈妈分成了四份带走,我开始思考:若子女们都很珍惜妈妈,想用自己的方式决定妈妈的最后归宿,那确实是美事。但是,他们有问过妈妈的意见吗?或是自己就决定了呢?

经过这件事情后,对于自己的最后一程,我下定决心要自己决定……

图/《火来了,快跑》,大师兄着,宝瓶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64/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