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有”冒险精神”的人大多比较感到幸福!扩大舒适圈,选择最符合价值观与满足感的方式生活

编按:富有探险精神的人比一般人更有可能采取”问题焦点因应”策略,并且因此相信生活中的压力因素是可以解决的。典型上与此相反的是情绪焦点因应(emotion-focused coping)策略,个体会试图减少与压力相关的负面感受,采取的方法如转移注意力、压抑、吸毐与酗酒。(本文摘自《颠峰心态》一书,作者为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以下为摘文。)

探索冒险者的精神

艾力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自诩为”职业探索攀岩家”。有时被别人称为艾力克斯.”没在怕”.霍诺德的他,过去12年来徒手攀登了美国一些最陡峭的悬崖(即攀岩的全程不使用任何绳索、系绳或防护装备),而在2017年6月3日,霍诺德终于达成他的终生梦想——徒手攀登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里高近3000呎(近915公尺)的”酋长岩”(El Capitan)。他花了3小时又56分钟独自攀上顶峰,没有任何外力协助。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是什么驱使他这么做?是肾上腺素喷发的关系吗?上电视节目《60分钟》(60 Minutes)受访时,他表示正好相反:

我的肾上腺素根本没有喷发。如果我有,就表示情况一发不可收拾了,因为这整个过程应该要是缓慢、受到控制的,我在攀岩时心情是轻松愉快的。

他从事这项挑战似乎是为了探索。他在另一个专访中解释:

我的目的可能再复杂一点,我想尝试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挑战自己的极限,试探自己的能耐。在某种意义上,这股动力可说是好奇心,是探险家都有的精神,我想看看前方究竟有什么东西。

谨慎决定,扩大舒适圈

霍诺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审慎规划酋长岩的挑战行程,想像与拟定攀登细节、熟记”编排的步伐”与克服内心的天人交战。相较于短暂又极具风险的攀岩过程,事前的准备时间显得漫长无比。霍诺德透露,虽然如此,他衡量风险的方式就跟其他任何人一样,而且谨慎决定这么做是否值得。”你得睁大双眼去选择自己愿意承受的风险。”他表示,

我在想,那些讨厌冒险的人在选择的时候,是否也跟我一样带有意图。有多少人选择以最符合自己的价值观与最能为自己带来满足的方式过生活?

驱使霍诺德及其他类似的探险家挑战自我极限的动力,不是对于安全感的需求,例如安全、连结或自尊需求。霍诺德背后的驱动力似乎更在于学习与成长、以及渴望宰制新奇且复杂的挑战。多数攀岩者看到酋长岩都会心生畏却。然而,霍诺德能够做好广泛的准备并设想每一个可能的结果,来控制自己的恐惧。

虽然霍诺德天生喜爱探险(寻求探险的倾向与调节多巴胺的基因有关),但他当然不是生来就无所畏惧。他指出,他刚开始从事徒手攀岩时,面临庞大的恐惧。但是,经过一定的成长经验,他训练自己不要害怕。如他在一场访谈中所述,

舒适圈就像一个小气泡般地环绕着我,每次我都将它往不同的方向推进,让它变得越来越大,最后,那些看似绝对不可能的目标就落到了可及的范围内。

看来,霍诺德培养出极高的压力耐受度,好让自己越来越有能力探索未知,不受心中的恐惧与焦虑所阻碍。

如此的压力耐受度似乎不只影响了他的攀登事业。研究人员让他接受核磁共振检查,并让他观看大约200张快速连续播放的影像,其中包括脸部血肉模糊的骸骨及厕所粪便满溢的照片。大多数的人应该都会觉得这些影像非常恶心,而且观看时大脑中负责解读情绪的杏仁核往往会出现反应。但是,霍诺德在过程中的脑部活动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研究人员推论,这是他多年来训练自己控制恐惧与未知所致,而虽然他天生的倾向无疑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但控制恐惧是每个人都能学会的一项技能。

图/控制恐惧是每个人都能学会的一项技能。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科学家将”寻求探险”定义为愿意冒上生理、社会与财务安全的风险,来获得多元、新奇、刺激、强烈和具有挑战性的感受与经验。

探险的寻求属于”寻求感觉”的人格特质的一部分,其中包括投入新鲜感官经验(如吸食迷幻药)的动力、容易感到无聊的个性与极度冲动的倾向。尽管探险的寻求与其他形式的感觉寻求有所不同,但它们的共通点似乎是,对于奖赏的可能性极为敏感,以及大脑的报偿回路过度活跃,尤其是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以下叙述由陶德.卡珊登与同事编写,你可以据此衡量自己目前的探索冒险程度:

探索冒险量表

• 尝试新事物的焦虑让我感到兴奋与充满精力。
• 冒险令我感到兴奋。
• 空闲时,我想做一些刺激的事情。
• 随意探索比有计划的探险更吸引我。
• 我比较喜欢跟不按牌理出牌的朋友相处。

有各式各样的活动与职业可以满足探险者渴望刺激、新奇、挑战与危险的需求。其中许多为亲社会或中立的活动,例如拥有特殊的音乐与艺术偏好、积极追求创造力,或者从事极限运动、爬山、公民参与、志工、消防、领导工作、观念参与和从军。

探险的寻求也与适应不良的结果有关,例如危险性行为、敌意、精神病、边缘性人格障碍(border微信 personality disorder)、危险驾驶行为、幸运之星与药物滥用。

寻求探险的潜在益处

反社会的探险者与亲社会、追求美感或社会性的探险者有何不同?这时就必须考虑到全人了。与激进且危险的结果有关的探险寻求,会受到其他源自不安全感的特征所影响,譬如情绪化、冲动、行为失控、设想不周、冷酷无情、自我陶醉与怀有敌意。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单凭自己的看法去断定一个人的特质,以及为什么成为全人的这条路牵涉了安全感与成长。带有强烈不安全感的探索会导致反社会行为,但缺乏探索的安全感也会使个体感到挫折与无趣。近期一项针对幼儿的研究发现,虽然自我控制不佳的高度探索是外化行为(指向外部环境的适应不良行为)的成因,但反之亦然。换句话说,自我控制良好的低度探索也会导致外化行为。安全感与探索之间若失去平衡,任一方的程度过高或过低,都会造成破坏性的结果。

益处一:大多比较感到幸福

研究人员开始探究寻求探险的潜在益处。陶德.卡珊登与同事们发现,自认富有冒险精神的人大多比较感到幸福,也认为及时行乐是幸福生活的主要元素。然而,寻求探险不全然是享乐,也关系到渴望个人成长与帮助他人,以及减少封闭自我与逃避可怕经验的需求。

罗素.拉佛特(Russell Ravert)与同事以一群人数众多的大学生为对象,调查探险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他们主张,探索在一个人从青春期到成人的过渡期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寻求新奇经验与充分发挥潜力及展现其他幸福特质尤其相关。这些大学生在寻求新奇经验的测试中做出的陈述例如,”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发现新岛屿的第一批探险家之一”,以及”如果可以免费拜访另一个星球或月球,我会是第一个报名的人”。

相较之下,寻求剧烈经验则与低落的幸福感低落及频繁的冒险行为有关。在寻求剧烈经验的测试中,大学生所做的陈述如”我喜欢站在高处的边缘俯瞰下方”。这正是霍诺德这种徒手攀岩者所追求的报偿感——不一定是当下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而是探索行为的本身。

益处二:增进韧性,从创伤中成长

另一项近期研究发现,探险的寻求可以增进创伤受害者的韧性(正面情绪与生活满意度提高)。这项关联的一部分成因是有效的应对。富有探险精神的人比一般人更有可能采取问题焦点因应(problem-focused coping)策略,并且因此相信生活中的压力因素是可以解决的。这种人面对压力时会试图改变其来源,方法包括解决问题、寻求资讯或社会支援,以及彻底脱离压力情况。典型上与此相反的是情绪焦点因应(emotion-focused coping)策略,个体会试图减少与压力相关的负面感受,采取的方法如转移注意力、压抑、吸毐与酗酒。

具有高度冒险倾向的人比较有可能采取问题焦点因应策略,因为他们会积极正视出乎预期与困难的问题与寻求可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一味逃避问题。事实上,这项研究有一个更重要的发现:遭遇创伤时,我们未必是受害者;我们可以从创伤中成长。

图/《颠峰心态:需求层次理论的全新演绎,掌握自我实现的致胜关键》,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着,张馨方译,马可孛罗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62/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