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算了”不代表我原谅你,我只是放过了自己

编按:我不喜欢听男人就要胸怀宽广这种话,更厌烦”别人都道歉了,还想怎么样”的说辞,我们都是人,是普通人。说吃亏是福的人,想必没吃过什么亏吧。(本文摘自《你并非一无所有》一书,作者为万特特,以下为摘文。)

【特语录】

马东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终究会原谅伤害过我们的人。”
蔡康永回道:”那不是原谅,那是算了。”

如今道歉似乎成了”护身符”和”灭火器”,但做错事并不是认错并道歉就可以结束,你要在道歉之后,接受对方负面情绪的反扑,哪怕结果是不原谅或从此断绝关系,你都要接受这个结局。

不必感激伤害你的人

我读书的时候数学成绩很差。

上课有听,题目有做,可是每次月考,成绩只在及格边缘。说句实话,我对数学是没有兴趣的。那时候我爱看散文和小说,同学们大多在看漫画书和言情小说,没有同学愿意跟我互换课外书,他们嫌我看的书无趣。

那时候我们班学霸很多。一个从外地转学来的男孩,长得很好看,皮肤很白,有种乖乖的英俊感。他爱打篮球,每次上体育课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

他特别聪明。数学拿高分就不说了,就连比较难的题目都是靠心算,不怎么动笔,只到最后关键的几步才稍微拿计算纸写一写。我想,老师应该都很喜欢看到这种考卷,写得整整齐齐、思路清晰。这样的学霸,把数学不好的我衬托得更加明显。

巧的是,数学老师特别喜欢叫我这样的学渣回答问题。而我极少有答对的题。有许多次,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我说:”你是不是猪脑袋,我看你就算重读十年,还是不会做这道题!””这样的成绩,以后出来只能是个出苦力打工的。””你来念书真是浪费学费。” 我经常听到比这难听十倍的话。

在课堂上站起来答不出问题,还要被老师数落,同学都看着你的那种尴尬、难堪,想必每个念过书的人都能懂。但我当时觉得,老师那天可能是心情不好,说重了话。可是后来,没有过分,只有更过分。

考试成绩一出来,她就大声念出我的分数,并在全班同学面前说:”这样的成绩,能不能上高中都不一定!”

有一次,午休刚结束,我正在整理书桌,数学老师把我的作业本”啪”的一下拍到我的脑袋上,我起来后眼前一阵黑,头也一阵晕。她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后来,上课一答错题,老师就让我去教室的最后排罚站,让我站着改错题,改不对不能吃午饭。再后来,她不再教我们班数学了。

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许久,但那位数学老师的模样,我却记得清清楚楚。没有人可以是一个无底的罐子,收纳难以计数的恶语中伤,以及或有意或无意的误会曲解。

对于那时15岁的我来说,世界很小,在意的事很少,读书成绩不好,简直堪比世界末日。连社会的门都还没摸到,就会在心里想

如果成绩不好,以后会不会成为乞丐啊。

如今想想,读书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某一科成绩不理想,更只是这一部分里的一小部分。真的需要因为一科成绩而受虐终生吗?

有一年春节举办毕业后第一次聚会,那位数学老师也应邀参加。

席间,每位同学站起来发言,大多是感谢恩师当年培养教育的客套话。到我的时候,我还没开口,数学老师先说:

听说我们班出了位作家,真是了不起,老师从前对你太严厉了。

严厉这个词用在老师的身上,总像是一种美德。可惜我不想要。“没什么太多想说的,只是多年后再见到同学很开心。”然后我便坐下来。同学和老师们面面相觑,大概是觉得”感恩”的话到我这断了片,破坏了气氛吧。

聚会结束,大家一一跟老师们告别,除了我。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记仇的人,但如今偶尔想起,我都会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忍着?为什么不能在她用作业本打我的时候,站起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因为一道解错的题饿着肚子?

如果能够回到从前,我一定告诉当时的自己:”不会解方程式、不会算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题目,天不会塌,更不会要了你的命。管它几何是圆是方,你喜欢什么就去学什么,不要胆怯,不要委屈。”

到了今天,我依然是那个数学不好的女孩,可是没关系了。

那些难以挨过的黑暗与难过,那些无法排遣的绝望与无力,都真切地造成过伤害。无论我最后怎样摆脱了那些,变得坚强变得独立,那都不是应该夸耀苦难的理由。

有些人无法释怀,那就不释怀。有些伤害即便时隔多年,仍做不到心无芥蒂、若无其事地亲近。

去年,朋友Ella和老公一起开了一家教育辅导学校。因为刚刚创业,师资不够,她几次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她代上语文阅读辅导课。这个忙当然要帮,于是每个周末我都会挤出时间去上课。

每次遇到有学生表现出对语文不感兴趣,或者教了几遍还是无法答对的时候,我都会说:

没关系,每个人都很棒,我们再来讲一遍。

多少伤口看似完整平静,可每当风吹过,还会泛起细细裂痕,暗暗疼痛。不必感激伤害你的人,他们只是提醒了你,不要成为那样的人。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道歉是你的事,可是我不原谅你

因为工作原因,我认识了一位同事H先生,话不多,戴着一副银色边框眼镜。

和H先生接触不多,但很快我却发现他有个很奇怪的特点,就是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奇怪的腔调,这腔调说的并不是地方口音,而是那种让人听了很不舒服的话。

比如,办公大楼下有肯德基、星巴克、必胜客这些并不稀奇,早餐大多也就在此选择。有天早上我买了一杯冷萃咖啡,刚进办公室,他说:”中杯也要将近160元吧,太奢侈了。”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再比如小组聚餐吃自助式日本料理,他再次酸溜溜地说:”幸好不用AA制,不然我可付不起。”

一个男生,话里话外总是这么叽叽歪歪,时间一长,大家有活动自然不会找他一起。还有一个叫Sam的男生,大家都愿意和他做朋友。Sam来公司的时间不长,但性格开朗,各个部门的哥哥姐姐们都很喜欢他。

午饭的时候,Sam总是邀H先生一起,”走吧,两个人比较好点餐,不然我一个人不知道吃什么。”下班总是让这个男生搭自己的车,即便不是完全顺路,要多拐两个路口。男生租屋合约到期,还在Sam的家里短暂寄宿过一段时间。

按理说,男生和男生之间的友谊应该更牢靠一些。

有次,Sam刚把资料列印出来,保全就上来说Sam的父母来看他,让他下楼去接。父母从外地来看自己的喜悦,每个在异乡的人都明白。Sam把资料给这个男生,说:”帮我交给组长,我先出去一下。”大家说让他把父母带上来坐着歇会儿,毕竟七月的北京如蒸笼一般。

我去茶水间的时候路过列印室。巧的是,我眼睁睁看见H先生一边看资料,一边一张张塞进碎纸机。我愣了,随后上去阻止,”Sam说这个是要给组长的。”H先生看我突然出现也很慌张,”太热了,脑子都不转了,我以为是要销毁的。”

回到座位上,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我问邻座同事:”刚刚Sam的资料是什么?”

“是一个关乎上半年考核评估的企划吧。”

“哦。”

“是不是那个男生把资料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瞪大了眼睛。

“同事之间,很难有真友谊的。小女孩,别太惊讶。”

听说后来Sam知道了这件事,是谁告诉他的,不得而知。只知道后来两人关系生疏到在电梯里碰面也只是假笑,维持表面的和平共事。

我离开那家公司后,有次约老同事出来喝下午茶。他们说,那个男生后来在公司常对Sam耍手段陷害,最后导致Sam在一次次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被劝退离职。

不过故事还没有结束。一年后,那个男生因为在项目中拿回扣而被公司开除,再次面试其他公司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面试官中有一位就是Sam。

据说,面试结束后H先生拦下Sam,想解释当年的种种”误会”,并为Sam被劝退的事道歉。

Sam冷冷地回:

道歉是你的事,可是我不原谅你。公司用人制度公平,我无法决定你是否面试成功。就这样吧。

最后,那个男生放弃了这家公司的入职机会。

之前一起工作的人,每每聊起这件事,都表示大快人心。这不是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顶多是一个小办公室的内斗故事,却让我记了许多年。

我是赞成Sam的做法的。

我不喜欢听男人就要胸怀宽广这种话,更厌烦”别人都道歉了,还想怎么样”的说辞,我们都是人,是普通人。说吃亏是福的人,想必没吃过什么亏吧。如果始作俑者的道歉,不过是为了求得他自己的心安。你原谅了他,谁来体谅你呢?没要他赔偿精神损失费就很好了,原谅,凭什么?

那个道歉的人,他是真的后悔还是故作姿态,都是他的事,与我们无关。他后悔不代表别人的伤痛就会好,他道歉不代表曾经的伤害就没发生,他痛改前非也不代表时光就会倒流。

真的不用自欺欺人,以宽容乃至感谢的名义美化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丑陋的伤疤,无论如何也不会开成一朵好看的花。

生活中很多人过得不好,不是不懂得原谅,反而是太容易原谅别人。不肯放过是病,太容易原谅也是一种病。不轻易原谅一个人,不轻易释怀一件事,是对自己的一种警醒、一种保护。

人生要学会往前看,但也没必要假装圣贤

时过境迁,当我们再想起过去的纠缠、痛苦、悲伤或是愤怒都彷彿已被弱化,我们懒得再去打骂、去吵、去歇斯底里地争对错。

当你误以为那就是原谅,其实不过就是算了。在人间谋生,要学会让自己的情绪收支平衡。

终究得学会往前看,但也没必要假装圣贤,委屈自己去接纳曾经所有的伤害。不报复纠缠,也不逼着自己去原谅,不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前路还长,不在意,就是一种最好的放下。

“算了”的意思大概就是:我没有原谅你,我只是放过了自己。

有的人在你心上捅了一刀,拔出来的时候还顺带拐了几个弯,疼得你眼泪止不住地流,疼得你差点就跪下了。这种痛苦要是能忘记,你的心还真大。别听别人说什么痛苦和伤害是财富的鬼话,痛苦就是痛苦。原谅跟大不大度没关系,每件事的伤害指数不同,每个人的底线也不同。

我们本来可以自由生长,我们应该属于花园,每朵花都应该开在它想开的时候,如果不得已,让我们在一个角落委屈地绽放,那也不要去感激将我们移植出沃土的那些人。

“算了”不是宽恕别人,而是对自己的温柔。

对于伤害,可以选择淡忘,可以不再和他们计较,但恶意就是恶意,披上再多美丽的外衣,还是恶意。

运气不佳,遇人不淑,没什么值得感激的。如果真的要感谢,我们就去感谢那些曾经在我们受伤时,给予温暖和陪伴的人,还有忍痛走出来的自己吧。

伤害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让它变得有意义的是我们的坚强;伤害我们的人也从来没想过让我们成长,真正让我们成长的是自己的反思和选择。

该分手分手,该扔掉扔掉,该拒绝拒绝,该绝交绝交,拖拖拉拉、不清不楚的都是因为自己还下不了狠心。别动不动就想着要去原谅,有时候是自己没资格,有时候是别人不值得。

对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不必落井下石,不必耿耿于怀,因为你的爱与恨都很珍贵,不要给不值得的人。也不要委屈自己去原谅和宽恕,那是上帝的事,不是你的。

当有一天,你得知他们过得并不好时,你可以说一句”无所谓了”,也可以不动声色,轻描淡写地说一声”活该”,然后早日开启”爱怎样就怎样”的快意人生。

图/《你并非一无所有:你还有病及未拆的快递和未完成的梦想》,万特特着,幸福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35/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