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光通勤就要2小时……特斯拉生产线工人教我的事:人生很不公平;时间很公平

编按:生产业工人是一个非常劳累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人下班后很难有余裕去想人生下一步怎么走、如何改善生活品质。但我还是认识好几个工人在上班之余在职进修大学学历。(本文摘自《文艺少女的硅谷进击》,作者为王文珮Vanessa Wang,以下为摘文。)

想着目标,撑完就对了

在特斯拉工厂工作的三年中,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生型态。大部分的工人日复一日做着一模一样的工作,每天来上班锁的是同样一根螺丝、焊接车子同一个部位;有些人做到退休还是在同一个职位,因为那个循环很难打破;许多人通勤单趟就要两小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累瘫了,什么都无法想了,只能快点睡觉,因为隔天还要早起、5点到工厂打卡。但如果不住那么远的话,要怎么负担硅谷昂贵的租金、养家糊口呢?某一天我早上9点到工厂的时候,有一位工人跟我挥手说再见,因为他已经要回家了。他每天3点就上班,那天他是特地提早下班赶去参加他儿子的幼儿园毕业典礼。

这样的情景每天围绕在我的身边,我很佩服这些人的耐力和毅力,他们认真地上班照顾一家人,就像你和我一样,我不觉得我们有任何差别。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每天上班做同一件重复的事情、锁同一根小螺丝、困在同一个无限循环里?

我知道唯一不同的是我比较幸运。我成长的环境让我有机会、有资源读完大学,让我上班的时数短一点、让我不用每天花4小时通勤,让我每天在上班之余可以有多一点点喘息和思考的时间。也因为这样,我比他们有时间和机会去打破自己所在的无限循环里。我有时间和机会去进修、学习、增加自身价值。问题是,我有这么做吗?我有好好地利用我每天比他们多出来的那点时间吗?

生产业工人是一个非常劳累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人下班后很难有余裕去想人生下一步怎么走、如何改善生活品质。但我还是认识好几个工人在上班之余在职进修大学学历。在美国读大学非常不容易,因为实在太昂贵,大学文凭几乎成了有钱人的专利,有些工人是利用退伍军人的福利才能修课。

我问这些一边工作、一边读书的工人他们怎么做到的?用什么时间读书?

很累。但我就是想着我的目标。反正就是四年,撑完就对了。

出身低不是错,四年从工人变工程师

有人跟我说读完大学他要当专案管理师;有人跟我说他要当护理人员,因为加州护理人员的时薪很高。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牺牲睡眠、牺牲娱乐的时间。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unsplash

我们组上的一位机械工程师,就是从最底层的工人,靠着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用四年的时间以学徒的方式先成为技工、再慢慢被升到工程师的。他没有读大学,从高中开始就是半工半读,这不是他的错。他跟我说他生长的环境恶劣到如果你没有一个”老大”可以依靠,走在路上随时可能被抓去揍。他的父亲酗酒,因此他高中就得出去赚钱、以自修的方式补完高中文凭。

但他的工作态度是最好的,他比任何人投入更多时间、更多努力,他什么都愿意做、愿意学。也因为这样,许多跟他同时期进到特斯拉的工人四年后还是做着同一个职位,他却已经变成工程师了。

四年的时间可以完成大学文凭;四年的时间一个小孩可以长到差不多什么都会了;四年也可以一事无成。无论过得很累或很轻松、无论是要为梦想赌一回或踌躇不前,每个人时间流逝的速度都是一样的。人生是不公平的,但时间是公平的。

我如果从今天开始改变,可能得用四年的时间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工程师,也不知道何时能够通过面试得到这个职称,而且过程必然是辛苦、要流泪流汗的。也或许,我永远无法成功地完成我的梦想。

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改变,那四年后毋庸置疑的,我还是会在同一个地方原地踏步,询问自己四年前为何没有起身,为何连向前跨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那时候的我32岁。比起公司里许多人,我觉得自己年纪很大,想到要和20几岁的人竞争、一起学习,就觉得有点害怕。但转念一想,就算我什么改变都不做,明年我一样是老一岁、四年后一样老4岁。我还是动身吧!

图/《文艺少女的硅谷进击:育儿、写小说、当工程师,我全都要!》, 王文珮Vanessa Wang着,时报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07/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