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给追求”我是谁”的你:感到孤独、不合时宜,也许是自我人格完善的信号

编按:有研究表明,自我概念清晰有利于个体的心理健康、幸福感、人生意义感以及冲突管理,一言以蔽之,即高SCC使我快乐。(本文摘自《我还能变好吗?》一书,作者为王轶楠,以下为摘文。)

我,一个难懂的人

——愈是孤独,愈能看见不可撼动的存在

(张湘琳)

“我是谁”?清晰定义自我概念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亚里斯多德

“我是谁”是一个终极命题,一场亘古的追问和探寻。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时代,从德尔菲神庙镌刻的”认识你自己”到尼采喟歎”离每个人最远的,就是他自己”,从《梵谷的自画像》到莫内的《日出.印象》,从你到我,都试图清晰的定义”自我概念”。

能够清晰定义自我概念的人,在我们看来,大多是孤独的。当然,这种孤独是相对意义上,朋友相对较少的状态。

心理学上,将自我概念清晰(self-concept clarity,简称SCC)定义为个体自我概念界定的清楚程度,及其内部一致性和时间稳定性程度。尼采对于自我的了解非常清晰,他在学术界的嘲笑与质疑中坚守自我,并从未怀疑自己将会名垂千古。

有研究表明,自我概念清晰有利于个体的心理健康、幸福感、人生意义感以及冲突管理,一言以蔽之,即高SCC使我快乐。另外,研究者发现:适应良好的小学生,自我概念清晰性高于适应不良的小学生,表明”社会适应”是自我概念形成的一个影响因素。

但我们知道,自我概念清晰的人并非一直快乐,也并非都合时宜。尼采常提到孤独,他孤独而痛苦,孤独到在杜林的大街上,抱住一匹正在受马夫虐待的马的脖子,失去理智,却仍然没办法不孤独。

有研究支持了这一矛盾想法的来源。研究显示:只有在与朋友相处时,高SCC者体验到的快乐感,才高于低SCC者体验到的快乐感;而在与陌生人相处时,高SCC者体验到的快乐感,低于低SCC者体验到的快乐感。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人格完善的信号

研究者认为:高SCC的人对”我是谁”有更严格清晰的定义,也就能够更严格清晰的定义谁是朋友、谁是陌生人,最终影响他们的幸福体验。因此孤独如尼采,才在察觉到华格纳不是自己的朋友时,断然与之决裂。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和多重角色中,我们不断经历着自我概念的分化和整合,这不可避免的带来生活状态的新陈代谢,带来现世生活与理想世界的冲突,带来同伴压力。当然,尼采是一个极端的个案,他做为一个德国古典哲学的反叛者,很难在当时代找到同伴。于我们而言,对一部分人的不满,或者一部分人对自己的不满,都可能成为当代少年甚至青年,在探索自我时体验到的焦虑来源。

愿我们循着哲人的足迹,勇敢的清晰自我概念,这个过程中体验到的孤独、人际冲突、不合时宜,也许正是自我人格完善的信号。

“朋友啊,没有朋友!” 垂死的聪明人这样喊道; “敌人啊,没有敌人!” 我这个活着的傻瓜这样喊。

——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Menschliches, Allzumenschliches)

人生或许无法做到无憾,但请尽量做到无悔。一个人时,善待自己;两个人时,善待对方。

图/《我还能变好吗?——自我心理学帮你好好做自己》,王轶楠着,方舟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05/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