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按自己的想法生活是可耻的?世事已够难为,就不要再为难自己

编按:自我关怀不是自怜、自我放纵,也不是自尊——我们对自己的同情、理解和善意,不是出于我们拥有过人的价值,而仅仅因为每个人本身都值得被善待。自我关怀包含三个核心部分:善待自己、共通人性和静观当下。(本文摘自《我还能变好吗?》一书,作者为王轶楠,以下为摘文。)

世事已够难为,你就不要再为难自己

——生命并不仁慈,但我们可以善待自己

(王麒钧)

自我关怀:请先学会爱自己吧

综艺节目《我家那闺女》里有一集节目,网络名人papi酱和艺人焦俊艳谈论爱情与婚姻的观念问题,papi酱对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做了排序,依序是自己、伴侣、孩子,最后是父母,然而这一排名引起了现场的父亲们和网友的热烈讨论。父亲们普遍认为:孩子应该是第一位,父母在第二位,自己排在后面。网友们观点不一,但的确有非常多人赞同父亲们的观点,其中还有一部分比较年轻的七年级生,甚至八年级生。

这种对自我的忽视,反映的其实是祖国传统儒家伦理道德要求下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被赞颂的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无私奉献,被传扬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义之志,被推崇的是”克己复礼”的归仁之道。在这种文化下,夸赞自己是可恶的——电竞赛前赛后嚣张的狠话,变成网友攻击、厌恶选手的理由;按自己的想法生活是可耻的——顶客一族、不婚一族被打上自私、不负责任的标签接受批判;甚至连表达自己的诉求和好恶都是羞愧的——我不优先考虑其他人的想法,难道不是太过自我了吗?我们努力的爱着世界,却发现,找不到人毫无保留的爱我们。那么,在爱别人之前,请学着好好爱自己吧。

克莉丝汀.聂夫(Kristin Neff)首先提出了自我关怀(self-compassion)的概念,希望将自己从人生的监牢里解脱出来。自我关怀不是自怜——不是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与世界隔绝;自我关怀不是自我放纵——善待自己不意味着放任欲念的享受;自我关怀也不是自尊——我们对自己的同情、理解和善意,不是出于我们拥有过人的价值,而仅仅因为每个人本身都值得被善待。自我关怀,是正视此刻我们正承受着的苦难和折磨,了解并尊重我们人性中不完美、不优秀的部分,而后给予自己安慰和鼓励。

自我关怀包含三个核心部分:善待自己、共通人性和静观当下。

会对自己残酷的人,又怎能指望他关怀别人

善待自己,意味着永远对失败、痛苦中的自己保持理解和包容。

聂夫的生活并不是平坦顺利的,恰恰相反,她遭遇了大多数我们没有的痛苦。她曾经酗酒、飙车、自残,不断的伤害自己,因为童年时父亲的遗弃,因为处理自己与恋人关系时的无力,因为那种低落、自卑和自我否定;她曾经背叛自己的婚姻,她在婚外情对象那里获得了解和赏识,弥补父亲童年时的忽视,而后陷入羞耻、内疚和无价值感的旋涡惶惶不可终日。为脱困境,她加入冥想小组,开始减少对自我的指责与批判,对曾经的伤痛报以关怀,也接受自己导致不忠行为的不足。她是勇敢者,敢于将自己最隐密的”不光彩”和最深切的痛苦剖析给大家看,敢于在沉重的痛苦中走出来,寻找快乐的源泉。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但是,”善待自己”与”自我合理化”似乎很难清楚的区分。接受自己的不足,不是因为有一个可以宽恕自己的借口,而是因为这些缺陷原本存在,同肢体发肤一样,是我们的一部分。避免把坏事合理化成为一件好事,需要对自己诚实,在此基础上的接受和了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善意。

我们的使命是扩大关怀,拥抱生命之美

共通人性,是让我们了解自己所经历的痛苦,也正在其他人身上经历着的体验。

我们都是宇宙的一部分,息息相关、同舟共济,这种利用同情、爱和情谊连结起来的归属感,让我们摆脱孤立无援的分离感和脆弱感,真正与自己达成和解。

谭蒂.纽顿(Thandie Newton)发表过一篇着名的TED演讲,《拥抱他人,拥抱自己》。由于父母种族的差异,她成为一个拥有棕色皮肤的异类——”一个信奉无神论的黑人孩子,在一个由修女主持的白人天主学校”,这种归属感和认同感的缺失让她无法找到自尊,即便她在剑桥大学,以最理智的方式学习人类学,了解种族。这一切在一次刚果进行的治疗后获得痊愈。她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同那些被残酷对待的女人们跳舞,感受她们的遭遇、痛苦和死亡,在那种沉重和隔绝中,她寻找自己与世界、与其他人的联系,在对他人的同情里寻找自我的意义。这种关怀,超脱了自我怜悯,拥有带来幸福的力量。

你无法阻止波浪,但可以学会冲浪

秉持静观,是对此刻发生的事情保持清醒和非评判性的接纳

乔.卡巴金(Jon Kabat-Zinn)在《正念疗愈力:八周找回平静、自信与智慧的自己》(Full Catastrophe Living)中将其解读为不评判(Non-Judgemental)、耐心(Patience)、初心(Beginner’s mind)、信任(Trust)、无为(Non-Doing)、接纳(Acceptance)和放下(Letting go)。

我们往往很容易陷入”过度认同”的旋涡中。我还记得初中时,我因为同学调侃我和坐我旁边同学的关系,在体育课上大哭起来。回忆起来,是他们的话语伤害到我了吗?其实没有,是我自己沉溺在当时无法解释、无法摆脱的烦躁、焦虑和羞愤里,而衍生出来的委屈和伤心。每个人都是戏精,在自己的剧本里给自己加戏,夸大所有情绪。但这种过度反应,只会导致失去对事件本身和解决方法的关注,以及给周围人带来的无形压力和负面情绪。而静观,说明我们从觉察到内容的狭隘中摆脱出来,避免在感情和思维里的迷失,更加有效的处理我们所面临的困境。

图/《我还能变好吗?——自我心理学帮你好好做自己》,王轶楠着,方舟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02/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