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为何什么都不缺,但还是不快乐?马斯洛:”超越者”能感受人类所能感受的最大喜悦

编按:马斯洛与他的好友、同时也是人格心理学(personology)的创始人亨利.莫瑞(Henry Murray)讨论之后,在日记中进一步阐述自己的洞察:我们应该深深地尊敬那些经由理想的受挫体会到自己正在追求、并因此成功达到的美妙存有境界的人们……那些奋力往上爬的人的确比那些满足于自我实现层次的人更能预知未来……(本文摘自《颠峰心态》一书,作者为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以下为摘文。)

这个洞见的重要性不容低估。马斯洛意识到,自己提出的需求层次里,除了短暂的高峰经验之外,还有一个动机。这是一个重大的差异。虽然高峰经验具有庞大的颠覆性潜力,但任何人——不论人生中最主要的动机是什么——都有可能体会高峰经验(就如同任何人不论最大的动机为何,都可能短暂经历饥饿、寂寞或自尊低落)。尽管许多被马斯洛归类为”自我实现者”的人士通常受健康与成长所激励,但最能驱使他们前进的,似乎是对超然的经验与价值观的持续追求。重点在于,这些人的主要动机并不是幸福,其实,许多人在努力实现更高层次的人性(这样的远见往往出自高峰经验)时屡战屡败。

隔年与人本心理学家威勒德.弗里克(Willard Frick)进行访谈时,马斯洛进一步指出,”如今我们谈论自我实现者的不同层次,远比我在十年前设想的还要多”。他提到自己认识一些人”什么都不缺……但还是非常不快乐,不知该何去何从,到处跌跌撞撞,干尽蠢事。”他表示,这种人与满足自身需求的人不同,后者没有神经症状,也能妥善运用自身能力,但就”只是健康而已”。

接着他指出了另一种人,这些人达到了自我实现,但也同时是”超越者”。就马斯洛而言,这种人的价值观意味着通往启蒙的”含识之路”,”也就是帮助全人类或帮助他人……以及单纯为了他人与自己而成为更好的人,最终超越自我”。

马斯洛认为,超越者的”超越动机”是更崇高的理想与价值观,凌驾于基本需求的满足与独特自我的实现之上。这些超越动机包含致力于自我以外的天职及奉行终极价值观——即存有价值观。马斯洛列举的存有价值观包括真相、善良、美丽、正义、意义、趣味、活力、独特、卓越、单纯、优雅与完整。

据马斯洛观察,超越者被问及动机与人生的意义时,经常提到这些价值观。他们之所以花这么多时间在天职上,没有进一步的原因;这些价值观不是为了其他事情而生,也不是达成其他目标的手段。当马斯洛问,”你为什么如此在乎正义?”他们会回答,”不为什么。”马斯洛相信,”统合需求”(metaneeds)的满足是”预防疾病与达成最完整的人性或成长”的必要条件,

这些目标值得人类好好过生活与牺牲生命。思考它们的意义,或者与它们融为一体,便能感受身为人类所能感受的最大喜悦。

马斯洛眼中的超越者特质

在论文中,马斯洛概述了超越者与”健康的自我实现者”之间的一些差异,强调非超越与超越的自我实现者都具有他最初定义的自我实现特质,但同时也透过下列方式超越了这些特质:

• 对超越者而言,高峰经验与高原经验(plateau experience)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生活的高潮,是生命的认证,也是人生最珍贵的一面。

• 超越者会在不知不觉中轻松自然地使用存有语言,而这也是诗人、神秘主义者、先知、虔诚信徒与生活在永恒面向中的人所使用的语言。

他们觉察俗世万物的神圣之处,同时又能以实际、日常的角度看待它们。他们能随心所欲地神圣化所有事物,从永恒的角度看待万物。这种能力会在个体透过健全的方式区分外在现实与内在世界时产生,而不是与现实的感知相互排斥。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 他们更有意识且谨慎地追求存有价值,例如完美、真相、美丽、善良、和谐、二分法的超越、存有乐趣等。

• 即使第一次见面,他们似乎也能体察彼此,立刻亲近与理解对方。

• 他们对美的敏感度较高或倾向美化所有事物,包含多数人视为丑陋的事物。

比起”健康”或务实的自我实现者(其与超越者一样也达到了完整),他们更能够从整体的角度看待世界。人类为一体,宇宙为一体,一些超越者不再具有”国家利益”、”我父亲信奉的宗教”或”不同阶级的人或智商”等观念,一些则是轻而易举地超越了这些观念。

• 如同对神圣的感知,超越者天生比自我实现者具有更强烈的协力倾向——对于不同的内在、人际、文化与国家。协力的观念超越了自私与无私的二分法,并将这两者归纳在更高层次的概念之下。他们超越了竞争、零和与非赢即输的认知。

• 他们比一般人更频繁且更轻易地超越自我。

• 超越者不只跟大多数的自我实现者一样讨喜,也更容易感受敬畏、超凡脱俗与尊敬他人。他们比一般人更常出现”这个人真了不起”的念头。

• 超越者远比其他人更容易创新,更容易发现新奇的事物、洞察真正的可能性与挖掘潜力,进而把握可能成真的机会。

• 超越者比健康的自我实现者更不”快乐”。他们有可能更容易感到着迷与经历更强烈的”幸福感”,但也跟健康的自我实现者一样容易(或者更容易)对人们的愚蠢、自我挫败、盲目、残酷与短视近利感到无尽悲伤(即存有悲伤)。超越者之所以有这种感受,或许是因为他们如此轻易且清晰地看见现实世界与理想世界的对比,而原则上,要创造理想的世界其实非常容易。也许这是他们得以直观世界之美、人性的神圣可能性、诸多不必要的邪恶与美好世界的必要条件,而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是为了成就良善的人性,而不是为了达到更高的智商或精通某种高端技术工作。

• 超越者更容易同时处于匮乏境界与存有境界之中,因为他们远比一般人更能轻易神圣化所有人。每一位超越者都可轻易与直接地感知所有美丽的人类、甚至生物与非生物的神圣性,而且久久不能自己。

• 超越者会发现,自己拥有越多知识,就越深刻体会神秘、敬畏、谦逊、绝对的无知、崇敬与奉献。多数人追求知识是为了减少困惑与焦虑,但对于有过高峰经验——尤其是达成自我超越的人——及自我实现者而言,神秘感并不吓人,而是具有吸引力与挑战性。

• 超越者比一般人善于欣赏优秀的创作者(有时在人们眼中显得荒诞不经)。相反地,超越者也比较有能力识别行事古怪但缺乏创造力的人士。

超越者通常比较能够”接受邪恶”,他们了解这在完整的神圣意义上有时是不可避免且必要的。这样的认知意味着个体对邪恶有更深刻的理解,因此他也会产生更强烈的同理心,并且做出更坚定的反抗。在此层面上,深刻的理解代表更加果断与更少的冲突、矛盾与遗憾,因而促成更敏捷、肯定与有效的行动。超越者虽然怀有同理心,但也能在必要时击退邪恶之人。

• 超越者通常自视为才能的载体、超个人的工具。这表示他们以客观或超脱的态度看待自我,而非超越者可能会认为这是傲慢、浮夸甚至是偏执的表现。

• 不论在有神论或无神论的意义上,超越者往往”虔诚”或”注重精神层面”,而这并不包含历史、传统、迷信或体制上的意涵。

超越者可以轻易超越自我意识、自我与认同,达到高于自我实现的层次。未能达到超越的自我实现者的主要特质为自我认同强烈、十分清楚自己是谁、要往哪个方向前进、渴望得到什么、擅长什么,总括而言,他们具有强烈的自我,善于做自己与忠于真实的本性。然而,这些特质不足以描述超越者。他们无疑如此,但也不仅是如此。

• 超越者由于比一般人更能感知存有境界,因此拥有更多的终极体验、更容易入迷与沉醉,如同孩子对水面光线折射出的彩虹、沿着玻璃窗滑下的雨滴、平滑柔嫩的皮肤或缓慢蠕动的毛毛虫感到惊奇不已。

超越者倾向无为,健康的自我实现者则较为务实。存有认知使一切变得更加不可思议、更加完美,就如它应该要有的样子。因此,超越者没有改变事物本质的冲动,更别说是改善或侵扰了。他们倾向静观万物,顺其自然。

• “后矛盾”(postambivalence)往往是所有自我实现者都具备的特质,而且更有可能见于某些超越者身上。”后矛盾”一词出自佛洛伊德理论,意指全心全意与毫无冲突的爱、接纳与表达,而不是”爱”、友谊、性或权势中常见的爱恨交织。

• 随着性格日益成熟,个体会越来越重视更高层次的报酬(”超越报酬”)与奖赏(”超越奖赏”),而非金钱与赞赏。当然,大部分的自我实现者能将工作与乐趣融为一体——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就此而言,他们从事所爱的兴趣与本质上令自己感到满足的工作而获得报酬。然而,超越者除此之外,还会主动寻求更有可能带来高峰经验与存有认知的天职。

整体而言,”超越者”的特质呈现了完整的”Weltanschauung”(德文,意指”世界观”),类似马斯洛所谓的”健康的童心”或”再生的天真”,其”真正整合了个体的所有层面”。这种世界观满足了安全与成长需求,但也超越了它们。超越者在匮乏境界与存有境界之间来去自如。

图/《颠峰心态:需求层次理论的全新演绎,掌握自我实现的致胜关键》,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着,张馨方译,马可孛罗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700/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