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疫情里的意义》你感受到的难过,其实是悲伤!

深圳疫情愈趋严峻,很像去年美国疫情大爆发当下的社会气氛,《哈佛商业评论》仅用这篇文章,陪伴此刻陷入焦虑、不安情绪的湖北读者。让这篇文章带领您找到力量,找到意义。

全球爆发疫情以来,《哈佛商业评论》总部陆续发表了许多因应疫情的文章,其中这篇文章阐述人们如何面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困难、隔离等悲伤,突破百万点阅率,是最受欢迎的一篇。

凯斯勒是全球研究悲伤的顶尖专家,曾与伊莉莎白.库伯勒.罗斯(Elisabeth Kübler-Ross)合着《当绿叶缓缓落下:生死学大师的最后对话》(On Grief and Grieving: Finding the Meaning of Grief through the Five Stages of Loss)。他的新书,为前一本书列出的悲伤五阶段,增加了另一个阶段,书名为《找到意义:悲伤的第六阶段》(Finding Meaning: The Sixth Stage of Grief)。

图/全球研究悲伤的顶尖专家凯斯勒(左)、生死学大师库伯勒.罗斯(右)。取自David Kessler微博粉丝专页

凯斯勒也曾在洛杉矶由三家医院组成的医院体系工作10年,任职于处理生物危险性(biohazard)的团队。他的志工活动,包括参加洛杉矶警察局专家后备队(LAPD Specialist Reserve),以应付灾难事件,以及担任红十字会的灾难救助小组成员。

凯斯勒创办了处理悲伤的网站www.grief.com,每年造访人次超过500万,来自167个国家。

凯斯勒告诉我们,为什么应该看清自己可能正在感受到的悲伤、如何处理这种悲伤,以及他相信我们能如何从中得到意义。

《哈佛商业评论》问(以下简称问):现在大家心中有各种感受交织。其中某些感受是悲伤?

凯斯勒答(以下简称答):是的,而且我们是感受到许多不同的悲伤。我们觉得世界已经变了,我们失去了常态,担心经济会有损失,失去了彼此的连结。这让我们大受打击,于是感到悲伤。而且这是集体的感受。我们不习惯到处瀰漫着这种集体的悲伤。

问:我们感受到的悲伤不只一种?

答:没错,我们还感受到一种”预期性的悲伤(anticipatory grief)”,这是我们不确定未来会如何时,会有的感受。通常这是针对死亡。如果有人被诊断出病况危险,或是我们平常想到父母总有一天会离世,就会感受到预期性悲伤。

而如果是关于病毐,这种悲伤会非常令人困惑。我们的原始心智知道有坏事在发生,但你看不到它。这打破了我们的安全感。在我看来,过去从未有过这种集体失去整体安全感的经验。像这样全体的感受,是全新的情况。我们目前在宏观和微观层次上,都感到悲伤。

问:个人可以如何处理这些悲伤?

答:第一步,就是去了解悲伤的各个阶段。但我每次谈到悲伤的各个阶段时,都必须提醒人们,这些阶段并非线性发生的,而且发生的顺序可能不同。这不是一份地图,而是为这个未知的世界提供某个简单的架构。

首先是“否认”阶段,这个我们早就听到许多:”这种病毐不会影响到我们。”

还有“愤怒”阶段:”你们要我待在家里,剥夺我所有的活动。”

还有“讨价还价”阶段:”好吧,如果我维持社交距离两周,情况就会变好,对吧?”

以及“伤心”阶段:”我不知道这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最后则是“接受”阶段:”事情就是发生了;我得弄清楚要怎么走下去。”

你或许猜得到,”接受”就是力量的泉源。我们可以从接受当中,获得控制。”我可以洗手。我可以维持安全距离。我可以学习如何远距工作。”

问:我们感到悲伤的时候,身体会实际感觉疼痛。是否有一些技巧可以处理、缓和症状?

答:我们再来谈谈预期性悲伤。不健康的预期性悲伤,其实就是焦虑,而且就是你提到的那种感受。心智会让我们看到某些画面。像是爸妈生病。我们会预想到最糟的情境。这是心智的一种保护机制。

我们的目标,不是要去无视或驱散这些画面;你的心智不会允许你这么做,而且若硬要尝试这么做,会造成痛苦。目标应该是,在你所想的那些事情当中找到平衡。如果你感觉最糟的景像正在浮现,就去想想最好的景像。并不是我爱的每个人都会过世。或许我爱的人都不会过世,因为我们都做了正确的事。最好和最坏的两种情境,都不该被忽视,但也不该让其中任何一种情境主导。

预期性悲伤就是心智想到了未来,并且想像着最糟的情境。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应该回到现在。任何曾经静坐冥想或练习静观(mindfulness,意指专注当下)的人,应该很熟悉这种建议,但人们总是很惊讶地发现,这件事竟然这么简单就能做到。

你可以讲出房间里的五样东西。房间里有一部电脑、一把椅子、一张狗的照片、一条旧地毯,还有一个咖啡杯。就这么简单。呼吸。感受当下这个时刻,你预想的那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当下这个时刻,你一切平安。运用你的五种感官,思考那些感官的感受。桌子很硬。毯子很软。我能感受到吸入的空气进入我的鼻子。这么做,真的就能让那种痛苦减轻一部分。

图/Unsplash by Shashi Ch

你也可以思考,如何不再去想那些你不能控制的东西。你的邻居要怎么做,不是你能控制的。你能控制的,就是离他们两公尺远,而且要好好洗手。专注在这上面。

最后,这是个累积同情心的好时机。人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恐惧与悲伤,而且以不同的方式呈现。我有个同事,有一天忽然对我有些不耐烦,于是我想:这个人平常不是这样;现在这样,只是他们面对问题的反应。我看到的是他们的恐惧和焦虑。所以,要有耐心。想想看这个人平常的样子,而不是看他们当下的样子。

问:这场疫情特别麻烦的一点,在于还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答:目前是暂时的状态。说出这一点,就能有帮助。疫情是可以克服的。我们将会克服疫情。此时此刻我们应该过度保护,但不要过度反应。

而且我相信,我们将会从疫情当中得到意义。我很荣幸,能够得到伊莉莎白.库伯勒.罗斯家族首肯,让我为悲伤加入第六个阶段:意义。

我曾和伊莉莎白深入讨论,在”接受”之后是什么。

我个人感受到悲伤时,并不想停在”接受”这个阶段。我想在那些最黑暗的时刻里,找到意义。

问:如果有人读完这一切,仍感到难以承受悲伤,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答:继续尝试。单是说出这种感受是悲伤,就能带来力量。重要的是,我们要能认清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自我帮助运动(self-help movement)有一个麻烦的副产品,就是我们成了第一代”对于自己的感受有所感受”的人。我们会对自己说:”我感觉难过,但我不该有这样的感觉;别人的情况比我更糟。”但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在出现第一个感觉时就停止,别对这种感受产生感受。

“我感觉难过。我就花五分钟好好感受这份难过。”你该做的,是感受自己的难过、恐惧、愤怒,别管其他人是否有什么感受。抗拒感受,对你没有帮助,因为你的身体正在产生这份感受。如果我们允许各种感受产生,它们就会有秩序地产生,并为我们带来力量。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是受害者。

图/好好的感受自己的情绪吧!shutterstock

问:更有秩序地产生?

答:是的。有时候,我们试着不去感受自己的感受,因为心中有那种所谓”感受帮派”(gang of feelings)的印象。这种印象以为,要是我们感到难过,并让这种感受进到心里,这种感受就永远不会离开。”坏感受帮派”就会折磨我们。

事实是,感受会穿过我们。我们感觉到某种感受,然后这种感受会消失,接着我们会感觉到下一个感受。要说我们现在不应该感到悲伤,这是很荒谬的想法。就让自己感受那份悲伤,然后继续前行。

(林俊宏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693/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