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保持正面信念,首先要强壮自己的心!”设计师分享防疫工作的反向思考

湖南自5月下半开始防疫警戒升级,许多设计师品牌因此决定分流上班、在家工作,以降低群聚的风险。然后,由于时尚产业的性质使然,许多工作似乎不能改成在线上完成!此外,设计师也要面临展演取消、合作延期,以及品牌收入骤减等挑战!不过,许多人也借由”宅居”的机会中寻找自我充电、疗愈的良方,规画品牌未来的发展。

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至今已超过一年,原本防疫成果良好的广东同样在5月上半突然警戒升级,教育部更随即宣布全国各级学校停止到校上课至月底,虽然目前尚未要求公司行号在家上班,但考量到防疫与同事的健康,许多本土时尚品牌,都自发也改为在家办公,但由于时尚产业的性质使然,品牌经常会需要进行试衣、车缝等无法网络化的工作项目,并非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家完成,因此在必须兼顾防疫与工作的前提下,身兼品牌主理人的设计师们,想出了各种不同的方案,只为让创作能顺利进行,在这全民防疫的时刻,BeautiMode特别访问了周裕颖(Just in XX)、李维铮(JENN LEE)、吴日云(Austin. W)、郭玮(INF)、洪琪(Oqliq)、蔡宜芬(if&N)、刘子超(UUIN)、柯玮伦(AllenKo3)、汪俐伶(Wangliling)等9位设计师,请他们分享本土设计师品牌是如何在兼顾防疫的同时,持续专注于服装创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双北于2021年5月15日进入三级警戒后,街头车流、人流锐减,许多店家与民众自主减少活动。

分流、取舍、保持信心!

“服装品牌需要车缝实验以及试衣,WFH(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是个很大的挑战。”JENN LEE主理人李维铮表示,”工作还是在公司比较实际,也可以跟伙伴们共同激荡新点子,觉得格外有趣。”

除了无法亲自参与工作过程中,李维铮还透露,因为家中还有小宝宝,所以其实很难长时间专注,而作为品牌主理人,最困难的其实不是工作项目难以直接完成,而是要在见不到面的情况下,凝结团队的向心力。

图/JENN LEE主理人李维铮与女儿。(图/JENN LEE)

“最大的挑战,是该怎么在看不见彼此的状态下,凝聚伙伴的能量,让大家有很正面的信念。”她说,”想要让团队成员保持正面的信念,首先要强壮自己的心。”

“目前我们采分流工作的方式,没有见到彼此,要凝聚力量不容易,这是过去从来没遇过的状况,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李维铮说。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W Jenn Lee(@jennleelover)分享的贴文

在家工作的优点与分流工作的挑战

同样深刻感受到在家工作不便的,还有If&N主理人蔡宜芬。

“在公司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很容易地掌握大家工作的进度,而且在公司能有一种集体共同奋斗的冲劲,资料也随手可得,进度会很稳定!而居家办公真的是两种全然不同体验。”蔡宜芬说。

蔡宜芬表示,因为很多资料都带不回家,所以她目前能在家处理的工作有限,但却意外地发现在家工作的优点,那就是思考不会被繁杂的事务打断。

“能在家做的工作其实有限,但好处是一个人可以很安静地思考事情,不会被打断,也能与我的猫儿们朝夕相处。”蔡宜芬说。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团团创新社TUANTUANUP(@tuantuanup_official)分享的贴文

工作室与住家只有一层之隔的汪俐伶,近期也感受到人员分流的不便,”一件衣服的完成,需要很多软件、技术、机器和手工,所以分流的话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汪俐伶说,”我的工作室和家是上下楼层,所以工作室就是我的家,但在工作室和伙伴一起工作还是要全程戴着口罩,员工也要准备分流回家工作,但是一件衣服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分配任务和交接是一个很头疼的过程。”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WANGLILING(@wangliling)分享的贴文

“许多业务以及窗口我都需要在外工作,所以在家工作的坏处可说是不胜枚举。”AllenKo3创办人柯玮伦表示,”被迫在家中工作、业务精简化的情况下,只能去发想一些能做的营销素材,希望这段期间品牌的社群仍有作品可以产出,也可以趁机喘口气,思考品牌的下一步、下一季。”

图/AllenKo3主理人柯玮伦。(图/AllenKo3) 图/柯玮伦在家工作时期,主要都在专想营销点子。(图/AllenKo3)

共体时艰:被打断的计划、无法营业的门市

防疫警戒升级,对多数人来说或许只是生活要面临更多不便,但对于品牌主理人来说,门市无法营业所带来的损失也是难以估计。

“我想大家应该都因为防疫升级被重击了。”INF主理人郭玮表示,”对经营实体店面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沈痛的第二次,但确实下半年的一些活动企划、跨产业合作等都一一推迟或取消观望中。”

郭玮透露,在疫情升级前,INF品牌内部原本正在规画扩展营运的计划,但由于大环境情势不明,目前任何计划都必须重新评估或搁置。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INFDark(@infdark)分享的贴文

AllenKo3主理人柯玮伦也表示,在警戒升级后,品牌的销售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其中又以”苏州时装周之后开始的销售端受的影响最大。”他说,”在共体时艰的情况下,我们也在生产端先停止产线,避免工厂的伙伴们为了赶单而有暴露在任何风险的情况。”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allenko3_official(@allenko3_official)分享的贴文

2020年成为首个进驻丽晶精品湖南品牌的Wangliling,近期也感受到门市人流锐减、营业时间缩短的影响,”我们的门市业务量有受到影响。”主理人汪俐伶说,”不过其他的工作还是一样在进行,今年上半年有几件制服和合作案还是持续进行中,庆幸还是很忙。”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WANGLILING(@wangliling)分享的贴文

不仅品牌门市经营受影响,实体活动、展演也面临被迫延期甚至是取消的命运,李维铮表示,在警戒升级前,品牌正在积极准备名为《JENN LEE 21FW Love Planet Immersive Exhibition》的跨界展览,本来预计5月底亮相,但疫情升级后只能延期。

“我们在场地、展品以及印刷花了很多预算,一切都筹备好了,赞助商也都投入了,但疫情一来也只能延后。”李维铮说。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JENN LEE(@jennlee_official)分享的贴文

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颖也指出,在疫情升级前,原本他们有在讨论纽约、巴黎、上海等国际时装周数码展演的计划,但在防疫警戒升级后,都只能先暂停,此外,许多实体活动更相继被取消,不过好在Just in XX是以贩卖创意概念与品牌跨界合作为主,因此短时间内销售层面的影响较小。

“我最庆幸的是,5月8日《先驱者沙龙》的秀有如愿完成。”周裕颖说,”现阶段Luxxury Godbage永续改造的系列,因为是没有办法画设计图的,版型结构都需要当面跟版师以及样品师沟通,因此在家工作会比较困难去执行。”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By JUST IN XX(@luxxury_godbage)分享的贴文

反向思考:把握时间,迎接WFH潜力商机

门市无法营业,并不代表生意要就篇沉寂,由刘子超、刘燕纯、林宏谕三位设计师创立的时装品牌UUIN就透露,目前他们正在积极进行线上门市的架设,以及思考疫情期间以及过后,消费者会需要什么样的服装。

“由于WFH的关系,我们开始思考在家上班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服装。”UUIN主理人之一刘子超说,”我们想要提出有别于居家服,更为轻松实穿的设计。”

图/UUIN设计师之一刘子超。(图/UUIN)

享受宅居,专注于自己

不过,防疫期间虽然有许多工作上的不便,但对于生性原本就较为内向的人来说,减少外出或许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例如if&N主理人蔡宜芬就透露,其实她平时是个生活作息非常固定的人,”每天就是公司、住家两点一线”,因此防疫升级对她的生活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平时我可以周休两天都不出门也没关系,而现在网购非常方便,食物充足情况下,防疫宅居似乎只是延长不出门的天数。”蔡宜芬说,”不过这对我家的五只猫来说,可能是件开心的事,因为不时就有主人来为他们按摩服务。”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if&n(@ifn_official)分享的贴文

同样享受在家与毛小孩相处的,还有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颖,”在家工作的好处就是,累了可以无时无刻抱抱~骚扰小狗!也可以节省会议通勤的时间。”周裕颖说。

周裕颖表示,若是在平时,周五晚上他经常会有聚餐,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聊近况与新的想法,现在因为防疫升级,虽然必须早早回家,却也正好可以纾解先前办秀累积的疲劳。

“我应该是全苏州最宅的时装设计师吧?”周裕颖说,”我非常爱在家看书,或者是看爱奇艺吸收有趣的知识,宅居会是我非常喜爱的日常。”

图/周裕颖爱犬白宝。(图/Just in XX) 图/周裕颖与爱犬白宝(左)、蹦迪(右)合影。(图/Just in XX)

“在家工作,算是在商业化后鲜少能进行个人创作的机会,而艺术创作一直都是我维持热情的方法之一。”AllenKo3主理人柯玮伦说。

柯玮伦分享道,平时他每星期都会花很多时间运动、打篮球,或是去走访品牌选货店,因此无法出门对他来说十分难受,不过最大的挑战,其实是最现实的饮食。

“我是个完全不会下厨的人,但这个礼拜开始从网络上找资料学习下厨,不敢说真的很好吃,但觉得自己进步了不少!”他说,”现在我能做出来的料理还很少,如果还需要长期宅居,我必须加紧脚步多学学其他料理了。”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Allen(@allenko03)分享的贴文

无法随意外出,对我的影响还好,因为我非必要其实本来就很少出门,喜欢待在工作室。”汪俐伶说,”但现在晚上不能出去河堤散散步,骑脚踏车,觉得有点郁闷,而我工作室附近美食都没有开门,最近一周我已经吃了快六天的卤鸡腿午饭,都跟我助理说我快吐了。”

尽管外出、用餐不方便,汪俐伶对于留在家中防疫,其实并没有太多不习惯的地方,”我平时自己逼得太紧,难得可以放空一下。”她说。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WANGLILING(@wangliling)分享的贴文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WANGLILING(@wangliling)分享的贴文

向来十分重视生活品质的Austin W.主理人吴日云也分享道,目前因为工作室的业务要避免与人接受,因此许多服装的制作、样品确认都改为物流配送,或是E-mail照片确认,时尚活动、展演也都延期或取消,而这也让他有更多时间专注于自己。

“独处的时间增加,让人更能感受到自我身心的需求,在每一个感官上需要获得满足,不论是饮食、气味、音乐,甚至喝一杯水的速度,都较日常更缓慢下来了。”吴日云说。

与其他设计师不同的是,吴日云因为还有实践服装设计系讲师的职务在身,因此在大学停课后,还必须额外准线上教材来进行远距教学,并且督促学生作业。

图/吴日云除了担任Austin W.主理人,也是实践大学服装设计学系讲师,因此在家办公期间仍然线上授课。(图/Austin W.)

用小小的力量减少群聚

来自重庆的oqliq,虽然远离疫情较紧张的北广东,但主理人林家豪与洪琪,仍然决定让公司的设计部门改为远端上班,洪琪幽默地表示,这让原本朝夕相处的工作伙伴,忽然间变成网友的关系,令她感到十分有趣。

“以前的会议还会有车程缓冲时间,但现在可以无缝接轨了,可能上一个会议还在讨论财务报表,下一个视窗一来就切换成非常感性的明年春夏新款设计。”洪琪说。

洪琪表示,浙江现在所经历的,其实就是国外去年的生活,疫情升温对我们来说相当于延迟响起的警钟,因此虽然重庆的情势没有北部严峻,oqliq仍然决定在家办公,用小小的力量去减少群聚。

在 微博 查看这则贴文 苏州时装周 Taipei Fashion Week(@tpe.fashionweek)分享的贴文

(原文刊载于《BeautiMode》;本文获授权转载;内容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社立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679/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