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创业资讯

生命中的一天

1七点半的时候店里的伙计说,二姐你这几天没写作业呢。

我说,嗯写,今天晚上回家写。

八点的时候海霞姐说,二姐你今天晚上可别陪我们熬了,你赶紧回家写作业去吧。

我说好,我再陪你们一会儿。

八点半的时候,大树说,老孙你怎么还不回去写作业?你可是好几天没写了。

我看了看吧台里面正在做奶冻、熬烧仙草的兵哥和他的徒弟,再看看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多一直在忙的像个陀螺一样的海霞姐,再看看披萨间和整个后厨正在忙碌的师傅们,我说,我再等等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等什么的,就是不想走。

就是说不出原因。想赖着,赖在哪里。

找个旮旯,深深地把自己埋在软软的沙发里,热泪盈眶的感觉。

就好像这一切要不属于我了,好像我很快或者不久后的一天要离开这里。

诺大的爱咖啡,一千多平的西餐厅,五年前耗费了八个多月的装修时间和几百万的投入,也或许在不久后就会没有了、消失了……而这一切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不可预估不可预料不可琢磨,流动的会流走,不变的会干涸……永远不变的,是变化。

如同这次疫情,我们都未曾料到,却又都置身其中。

如果说疫情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或惨烈或悲伤或轻微或浓烈的迹象,而我,应该是属于比较重的那种很抑郁的后遗症。

我不确定这件事情对我有如此大的影响是不是经济上受损的原因,当然会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自此后,我患得患失;自此后,我更加珍惜我身边的每一个人;自此后,我更容易了忧伤。

每天途径双月湖的时候,途径那些树林、那些落叶、那片湖水…我都会一边欢喜着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却又悲伤着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唉,如果早知道这次会歇息这么久,我就回老家陪我老父亲了。他老人家住一楼,我住二楼,我可以每天下去给他做饭,陪他吃饭,然后剩下的时间我就可以去小武河边走走了。一直向南走一直向南走,我有同学住在小河的南部,我可以去他村子里看看转转,然后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再往回走往家里走。

嗯,下次回家的时候我要记得把火锅带回去,我给我爸爸买了个新火锅,我想让他每天可以涮点肉涮点青菜吃。还要记得给他带瓶香油和麻汁。

2我妈妈问大树,你妈妈天天都给你爷爷打电话吧?

大树说,嗯,天天打。

我妈妈问,一天得打好几遍吧?

大树说,不一定,有时候俺爷爷喝酒了说话气人了我妈妈就生气凶他、会说着说着挂他电话。

我妈妈说,反正你妈妈天天都给你爷爷打电话,反正每次打电话都说几十分钟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她和她爹有什么好拉的。

大树说,我爷爷那个人吧,喝上点酒就那样、就有说不完的话,我妈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妈妈小嘴巴一撇,鼻子“哼!”了一声,说,爱哭的孩子有饭吃有人管,你爷爷那么孬,花你妈妈那么多的钱,还成天惹事,你妈妈还天天给他打电话嘘寒问暖的,生怕她爹饿死了冻死了,我天天不用她操心不用她管的,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她给我打一个电话……

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嘻嘻嬉嬉!笑死我了。

当大树学给我听的时候,我没忍住笑了。

笑过以后,却又悲从中来。

我的母亲也像小孩子一样了,她开始担心害怕我会遗忘她了……

3爱咖啡启动外送服务了。

从昨天开始,水吧的咖啡师们开始煮奶茶、做奶冻、做珍珠、熬烧仙草……

后厨西餐大师傅开始带领团队小伙子们白天晚上的做芋圆、煮芋圆、调试芋圆的各种口味。另外他们开始尝试茶叶蛋和牛肉大包子的各种做法……

我不知道应该是喜是悲。

喜的是每个人都意识到了目前形式的严峻性和亟待改变的急迫性,悲的是,这一切来的是这么的猝不及防和不得不接受不得不面对的无可奈何。

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好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善良的,都是好孩子,就看我这个领头人怎么带他们走了。

深感责任重大。但同时也没有惧怕什么。

我一直坚信危机中有机遇,且一直坚信所有的行业都值得重做一次。

坚信,心中有爱,眼中有光,坚守底线,不忘初心、不急功近利,坚定的走下去,定会有更美好的未来为我们而来。为你而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34/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