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正常”也是种标签!肯定独一无二的自我,”不一样”正是你独特的标记

编按:我小时候还真的相信一定有某些聪明绝顶的科学家找到了正常的脑,还把这脑子泡在实验室的罐子里。在此特别声明:他们还没发现,而且根本没有那样的脑。(本文摘自《不一样又怎样》,作者为强纳森・穆尼,以下为摘文。)

日常对话中,我们常不加思索就用”正常”一词来评断他人的行为举止;自己画出界线,分出谁在线内,谁又在线外,强调我们的个人性,与”他者”保持距离。即使正常的定义暧昧又模糊,我们还是向往不已——原因正是因为它模糊不清。伊恩.哈金总结表示,

“正常”这个字眼伴随着许多意义,”它在你耳边轻语,说正常也是你该遵循的规范。”

它是一股力量,就像地心引力,将你我固定住,把世上的零散事物分成固定、可知的类别,如此一来,我们就不会逃脱自我。它无所不在的特性正是它力量的来源之一。它给这世界贴上标签、形塑这个世界,接着事不关己似地为自己辩解说:”嘿,本来就是这样啊。”

不过,与我不同的那东西是什么?如果没有一个”正常”来区隔,就没有人可被诊断、归类为脑机能障碍,或是任何其他的异常。我小时候还真的相信一定有某些聪明绝顶的科学家找到了正常的脑,还把这脑子泡在实验室的罐子里。在此特别声明:他们还没发现,而且根本没有那样的脑。

你们要知道,正常有一段历史。也许你们会假定那是一段”发现”的历史—有人在个某个时间点、某个地方发现了对人类来说什么才算正常。正常和正常人常表现得像是这世上的事实。但其实不然,那是谎言。这个谎言让正常得以在我们的生活中施展它庞大的威力。正常虽然有其历史,但那不是发现的历史,而是”发明”的历史。正常并非一直都正常。

符合哪些条件,才算”正常”?

正常从何而来,又为何在我们的生活、制度和世界里拥有如此力量?它如何变得像空气一样——看不见,不可或缺,而且无所不在?伊恩.哈金率先指出,要是在任何一本英文字典里查”正常”,第一项定义都是”常见的、规则的、普遍的、典型的“。这怎么变成了众人向往的目标?”每个人都一样”如何达到它所拥有的文化力量?

有一整个领域的人在研究这方面的知识,撰写相关着作。傅柯的《疯癫与文明》读来令人爱不释手。乔治.冈居朗的《正常与病态》非常幽默,让人捧腹大笑。彼得.克莱尔与伊莉莎白.史蒂芬斯的《正常性:批判系谱学》应该列进你们的暑期书单。戴维斯的《强制正常》会彻底改变你们的人生观。这些书和其他相关着作把正常踢下了神坛, 跌落泥坑。

因为正常是有条件的——它取决于历史、权力,以及最重要的,人类努力追求正常的企图。

就像这些学者指出的,”normal——正常”一词在1840年代中才出现在英文里, 接着1849年有了”normality——正常性”,1857年出现”normalcy——常态”。对一个以长期普世事实的姿态存在着的字词来说,它的历史短得令人震惊。normal 最初的用途与人、社会或人类行为毫无瓜葛。norm 和normal 是数学家使用的拉丁文。normal源自拉丁文norma,是指木匠用的丁字尺,而演变自拉丁文的normal最初的意思是”垂直的”或”成直角的”。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unsplash

然而,即使是作为几何学中的独特用字,normal也比表面上来得复杂。一方面, normal是在陈述世上的事实——一条线可能是正交, 也就是成直角, 或不是, 而normal 就是对那条线的客观叙述。但在几何学中,成直角也是好的,可取的,是一项普遍的数学真实,古今许多数学家都形容那是一种美或完美。在此,我们看到normal如今让人感到熟悉、让它力量如此强大的两个面向——正常既是一种事实,也是评断正确与否的标准。哈金写道:

一个人能用正常一词来说明事物的状态,但也能用来表示它们应该如何。

其他还有一批字词企图与”正常”抗衡:自然、普遍、普通、典型、端正、完美、理想。这份清单还能继续列下去。但实情是这样的——在适者生存的竞争中,”正常” 之所以具有关键优势,是因为它的意义不只一个。它的暧昧正是它的优势。

想来可怕,但实情却是如此:今天之所以有”正常”,并不是出于某个深思熟虑的过程,或有组织的阴谋,而是因为它比其他字词来得有效。大家开始在诸多有别的脉络中,以许多不同的方式使用”正常”,因为它就在那里,因为它有有助他们达到目的,因为其他人也在用,因为它容易脱口而出,因为它赋予了他们权力。

“正常”听起来严谨又专业

所以,是谁在使用”正常”,原因何在,如何使用?”正常”最早开始用于数学领域之外,是19世纪中期一群比较解剖学及生理学的学术界男性(性别代名词注记:在这段关于正常的历史中,每个人都是男性)。这两个领域在19世纪主导了有关人体的专业范畴。这群人率先将”正常”一词用在数学领域之外,最后用”normal state——正常状态”来描述在人体内顺利运作的器官和其他系统。他们为何选用了”正常状态”?谁晓得?也许他们认为将事实性与具价值性的字合拼起来很实用。也许挪用一个带有数学严谨特质的词具有专业上的优点。(当时的医生并不像现在这么优异,他们治疗普通感冒的解方是水蛭;头痛则靠放血来舒缓。这种疗法害死了很多人,我想那也算是一种解方;至于自慰习惯,则以去势”治疗”。)也或许,他们就是喜欢”正常状态”念起来的声音。相关历史记载不明。不过,他们以大量挪用、合拼,再添进些许严谨性,这跟我小时候天马行空的创造性拼字法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这些人而言,”正常状态”既用以形容”完美”或”理想”的身体与器官,也用来将某些状态称为”自然”;当然,还有用来评断器官是健康的。我不怪他们用”正常” 取代完美、理想、自然,和所有他们原本可用的其他字词。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阴谋。字词好多,时间好少。我想他们只是因为懒,于是就说,管他的,就用”正常”吧。用一个字总比用五个字好。

图/《不一样又怎样》,强纳森・穆尼(Jonathan Mooney)着,吴纬疆译,开朗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69/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