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庄子的思想”相对论”:不做”人生胜利组”,也能做”人生幸福组”

编按:我有一个朋友,在新北市开了一家裱画店, 赖此维生,当然赚不了很多钱,但他也在店内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没事骑骑单车、偶尔酿酿啤酒,生活过得舒心自在。他绝对不算是一个”胜利”的人,但谁敢说他的人生不”幸福”呢?(本文摘自《烦事问庄子》一书,作者为苦苓,以下为摘文。)

庄子的第一篇就是〈逍遥游〉,说的是北海有一条鲲鱼,身体有几千里那么大,有一天忽然变成了一只大鹏,光是牠的背就有几千里之广,牠一张开翅膀,就激起了三千里的浪花,飞上了九万里的高空──等一下!这根本就是个神话嘛!这么大只的鸟上天下地、无所不能,但是这、这和平庸渺小的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候就要继续往下看了:大鹏鸟飞在九万里高空的时候,小麻雀却讥笑牠:”阿你花那么大力气、飞那么高干什么呀?我在地上想飞就飞,有时候可以飞到树上,有时候飞不到树上,那我就落回地面上。像我这样自由自在,也算是飞呀!干嘛一定要飞成你这个样子(拍谢,最后一句是我加的)?”

我们不是常常羡慕很厉害的人吗?比尔盖茨、乔布斯、佐克伯、马斯克……那种钱多到我们无法想像、事业大到我们无法形容,尤其是脑筋好到我们根本无法比的……我们看他们,就像小麻雀看大鹏鸟一样,是完全难以想像那样的世界,也无法达到那种境界的。

但是我们又不一定要做他们!甚至连以他们为目标、为楷模也不需要(最重要的是:反正也没什么可能做得到,嘻嘻),我们或许不一定都能成为”人生胜利组”,却不难做个”人生幸福组”:难道做一只自由自在又心满意足的小麻雀,就不可以是人生的理想吗?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我有一个朋友,在新北市开了一家裱画店, 赖此维生,当然赚不了很多钱,但他也在店内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自己进口咖啡豆来烘焙,很受好评,有些人(包括我在内)在家里是除了他的咖啡不喝的。而他自己没事骑骑单车(当然没得过什么冠军)、偶尔酿酿啤酒(当然也没得什么奖),再有空的时候就去攀岩(不是很厉害,还受了一点伤)……生活过得舒心自在,而且结交了很多好朋友。他绝对不算是一个”胜利”的人,但谁敢说他的人生不”幸福”呢?

大年不大,小年也不小

前面说到的那些大人物,不管财富、事业都大到无法想像,就像庄子里说:彭祖活到八百岁,是人间最长寿的。但是八百岁就算长寿吗?有一种小虫叫”朝菌”,朝生暮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个月”;还有一种虫叫做寒蝉,夏生秋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年”。可是楚国有一只大灵龟,五百年对牠来讲只是一个季节;上古时代有一种椿树,八千年对它来讲也只是一个季节。

朝菌和寒蝉叫做”小年”,灵龟和椿树叫做”大年”,小年是永远不会了解大年的,这样比起来,八百岁的彭祖也只不过是小年而已,算什么长寿、有什么了不起?

这当然还是在讲神话,但庄子也是借此在讲道理:大小、长短都是相对的:再大的鹏鸟,世界上也有比牠巨大的;再长寿的椿树,宇宙间也有比它长久的。

换句话说,乔布斯、佐克伯这些人再”伟大”,在漫长的历史、辽阔的宇宙中,还是相对渺小的;而看来渺小的你我,在我们心爱的家人朋友心中,却是相对重要的。

那又何必因为自己没能功成名就而妄自菲薄呢?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唐凤那么聪明,但我们一定可以和他一样快乐(搞不好他因为太聪明,想东想西,反而不是很快乐~窃笑),只要你不要没事想飞九千里、想活八百岁就OK了。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所以苏东坡就很得庄子的真传,他在〈赤壁赋〉里说:”从变的角度来看,那么天地也只不过是一瞬之间而已;从不变的角度来看,那么万物和我都是无穷无尽的。”

这就是思想上的一种”相对论”:体会到世上任何东西都是相对而非绝对的,你就不会执着、不会迷失,对于富贵权势、宠辱得失,都能有更开放的态度、更开阔的胸襟……当你可以确定生命中”没有非怎样不可”的时候,你当然比较容易Happy了对不对?

这就是庄子〈逍遥游〉教我们的第一课。

延伸话题 寒蝉

蝉是以鸣叫声的响亮来吸引异性的,寒蝉(真的有这种蝉!)的声音小、竞争不过人家,所以牠们会等到夏末,其他蝉都叫完、交配完了,才出来开始叫。我们因为”噤若寒蝉”或”寒蝉效应”,误以为寒蝉不敢大声叫,其实牠真的是”叫不大声”啦!

还有,庄子可能不知道:不只寒蝉,所有的蝉在变为成虫以后,生命都不会超过半个月,真是”蝉生苦短”呀!但是蝉的幼虫在地底下,却可能活个十三年、十七年才羽化,那你说蝉到底是一种短命还是长寿的昆虫呢?──没错!这时候庄子的”相对论”就该上场了。

图/《烦事问庄子:苦苓的庄子读书笔记》,苦苓着,时报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68/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