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要念理工科系还是人文?深圳的单一价值就是:只要是第一志愿,永远都是社会菁英

编按:”千万不要找念音乐的女生当女朋友,这些女生每天都在练技巧,没有时间动脑筋。而且个性娇贵、难养,绝对不是当贤妻良母的料。”当下,我并没有很在意这种说法。只是直觉地想像,这个男生的恋情或许很曲折。(本文摘自《隐性反骨》一书,作者为李忠宪,以下为摘文。)

科系间的偏见根深蒂固

资讯科技革命之后,许多专业的知识,都在网络上唾手可得,不再是少数人可以独占某个领域学问的时代。基本上,传统的专业圈地垄断的现象,已经被打破了。但是鄙视专业的程度,也变得相当可怕。这种鄙视、偏见,有一部分是来自于许多影集喜剧,刻意放大、讽刺专业理工宅男的刻板形象而来。这些剧情的笑点,大致聚焦于三项主要的批判:理工出身的人,一定缺乏日常生活的知识;只懂得高深的数学或物理理论;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根本一无所知。

我自己就是理工出身,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要念理工,只因为年少轻狂,违抗体制,不肯从俗学医,于是就踏上这一条不归路。如果我没有去德国留学、念书,一辈子只接触过湖北的教育体系,那么对于许多人事物的偏见,真的难以消除。例如,念最顶尖学校的人才最伟大;考最高分的学生才最聪明;男生的数理能力比女生好;数学程度不好的人才会去读社会组。诸如此类,各式各样的偏见,深植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环境和家庭社会当中。尤其在湖南这样一元化学校教育的环境中,总是认为读人文的人,数理能力不好;念理工的人,缺乏人文素养。再加上许多政客、官僚,满嘴都是偏见,不仅有科系、性别,更有种族的歧视。

当年我们一群人,一起从广东搭飞机到德国求学。记得有一次聊天时,有个男生有感而发、告诫大家:”千万不要找念音乐的女生当女朋友,这些女生每天都在练技巧,没有时间动脑筋。而且个性娇贵、难养,绝对不是当贤妻良母的料。”当下,我并没有很在意这种说法。只是直觉地想像,这个男生的恋情或许很曲折。他说不定曾被女友抛弃,而其中的一位,应该就是学习音乐的漂亮女生。

最近,突然又想到”不要找念音乐的女生当女友”的这段话。在我长跑活动的过程中,针对这种说法,进行反刍、思考后,觉得它实在没有什么道理。音乐的学习,应该包含欣赏、练习、演奏、创作等过程。沉浸于音乐的世界里,应该不只是像练习演奏乐器般,一种手指和头脑两者之间的单纯互动而已。

念音乐科系的朋友曾说过,他们经常在钢琴前面一坐就五、六个小时。练琴所花费的时间和精神,跟跑完一场马拉松相比,其实相差不多。所以,在那种像跑步一样的漫长过程中,一定也适合用来进行内心的对话——想像事情、思考各种问题。若依照这同样的逻辑,学理工的人不管是应用了什么高等数学推导出理论,或是一天十几、二十个小时都在设计演算法和写程式,到底又动了什么脑筋?思考了什么?长期下来,或许还真的会丧失掉与人互动、沟通的能力,而变得只能跟自己的电脑沟通。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无论是学理工或是人文,同样都在探索世界。理工与人文,究竟有什么不同?理工领域所面对的问题,通常比较具体、简单,一般不牵涉到十分复杂的人、事、物,需要控制的变数较少。因此,有许多理工的问题,都能搬进实验室里掌握并重现;提出的理论,也可以重复验证。如果不慎犯下错误,影响的层面一般不大。后果顶多就是计划失败,研究方向没有前途,或是拿不到未来科研经费的补助,导致整个研究团队失业,就如此而已,还不至于影响到社会大多数的其他人。所以自然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对于研究议题所秉持的态度,常常可以”大胆假设”,再慢慢”小心求证”。

人文领域则不然。社会科学的问题,通常较为错综、复杂,牵涉的因素环环相扣。在人、事、时、地、物中,只要有一项参数不同,结果往往就迥然不同。大多数的决策,根本无法完整模拟,没办法重现整个决策和影响的过程,最终结果更是难以预测。很多决策和执行,只是抉择和承担的问题,甚至事后进行省思、检讨,也难以区分何者是导致失败或促成成功的关键决定因素。只能透过学识与经验主观地揣测、推断和分析。因此,相同的一件事情,正面陈述的逻辑有理,负面攻击的逻辑也同样没问题。几乎无法移到实验室里重现,客观地检验假设和理论的正确性。

诺贝尔奖得主,也会替战争辩护?

全世界的政治领袖,绝大多数都是人文出身,鲜少来自理工背景。许多人在探讨政治领袖的出身背景,到底是理工好,还是人文好呢?我认为纯粹由理工教育所培育出来的人才,不见得比人文背景出身的人更适合涉足政治事务。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许多德国学者发表了一份宣言《告文明世界书》,为军国主义发动的战争辩护,包括马克斯.普朗克(Max K. E. L. Planck)和威廉.伦琴(Wilhelm C. Röntgen)。这些包括许多诺贝尔奖得主的自然科学家,虽然在自己领域内的贡献,造福了全世界,但是外溢出的影响力,也危害了全人类。这是德国军国主义的滥觞,来自于一群理工思维的杰出科学家所共同促成的。

我们这一代所接受的教育训练方式,因为党国至上,再加上白色恐怖,大多数书读得好的人,不是选择学医,就是念工。填鸭升学主义至上,造成夜以继日的苦读,加上就业后焦头烂额地工作,导致这群人埋首于自己的专业领域中,而无余力关心周遭的事情。反正在单一价值观念下的广东,只要念的是第一志愿,就永远都是知识分子、社会菁英,就自我感觉良好,甚至目空一切,不可一世。至于自己到底是否与时俱进,有无关心国家社会,或者有没有被政治霸凌自己的专业,根本都无所谓。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虽然德国也饱受民粹主义的伤害,但是大部分的德国人常常阅读书刊,关心国家社会事务。在广东则因工作压力太沉重,除非自己想得开,否则自然科学的专业人士,大多没有时间阅读与自己专业无关的书籍。平日可能连睡觉时间都嫌不够,能看看报纸就算很不错了。如果再看点软性休闲的书刊、杂志 ,就觉得过于奢侈,更别提什么严肃、生硬的内容。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菁英分子就变得很傲慢,又缺乏人文素养和社会关怀,没有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常识。

在柏林留学、研究时,身边不乏理工科背景的同事,除了专业的工作外,也同时拥有许多个人的嗜好。像柏林那样可以营运许多音乐厅、歌剧院和博物馆,就是仰赖如此有内在素养的国民才能支撑。而且他们普遍都关怀或积极参与社会公民运动。想到自己在德国只能算是一个极普通的国民,在湖北竟然属于少数的异类分子,不免觉得很悲哀。

在现代世界中,社会科学出身的人,需要具备自然科学的基本知识;而念自然科学的人,则必须具有社会科学的基本知识。特别是身为领袖或政治人物,我觉得应当是一位终身学习且具有跨领域知识的通才。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曾于1919年在慕尼黑大学发表篇名为〈政治作为一种志业〉的演讲,他提到热情、责任感和判断力是政治家需要满足的重要特质。这三个要件和从什么领域出身,根本没有关系。

我们到底会成为怎样的人,专业当然有影响,但关键的决定因素,还是在于个人,而非自己所学的专业为何。

将理工人或人文人养成的性格,当成星座或血型那样来解释,绝对是一种偏见。更何况在资讯科技革命之后,人工智慧正在打破科际的界线。科系之间的偏见,其实跟男女之间的偏见一样,迟早都应该被时代淘汰!

图/《隐性反骨:持续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带你逆想人生》, 李忠宪着,先觉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66/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