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太热爱反省,将会无止尽纠结”我不够好”

编按:第八个咨商师之所以能够和我一起走过后来的时光,其中一个原因是她除了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外,也帮助我从其他位置观看生命的剧情——让我发现,从45或80度角观看自己或遭遇的事情时,我就不再是一个歪斜到彷彿是”错误的人”。(本文摘自《我没有家,但能给孩子一个家》,作者为赖雷娜、孙羽柔,以下为摘文。)

几年下来, 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沟通之间常常出现许多障碍, 不但无法真正传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给对方,对方也可能因为不理解我的说话方式而不信任我说出来的话,最后不但对话失败,彼此的关系也无法更细腻地深入建立,并逐渐对我的情绪带来强烈的负面影响,于是我决定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也就是心理咨商。

我曾经换了七个咨商师,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哪里有本质上的问题,否则怎么会一个接一个地更换,而且他们还不是我的邻居或学校的朋友,而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咨商人员。如果连这些人都无法理解我的问题与困难,会不会真正需要解决的根本不是我遇到的那些事情,而是我就是一个灾难?

曾经抱持着这些困惑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第八个咨商师对我说:

嘿!你真的很厉害呢!这不是淘汰了七个不适合你的咨商师吗?

瞬间,我忽然发现理解这件事情的另一种眼光。

原来被淘汰掉的人不是我, 当然也不是那七位咨商师,而是那段不适合的咨商关系。用在其他合适的人身上,也许才能发挥他们的能力,但因为不适用于我,即便勉强自己留在那些咨商关系里,想要处理的癥结也不会得其所终。

第八个咨商师之所以能够和我一起走过后来的时光,其中一个原因是她除了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外,也帮助我从其他位置观看生命的剧 情——让我发现,从45或80度角观看自己或遭遇的事情时,我就不再是一个歪斜到彷彿是”错误的人”。

但那不是疗癒的心灵鸡汤或纯粹的正向思考, 而是停止用同一种既有的方式看待发生的事物,透过不同滤镜与方向去理解和观察。因此,更能够真正把握到自己和外在的关系,不再重复落入创伤历史的巨轮辗压。

图/第八位咨商师,琼慧

朋友、伴侣关系也是

有些朋友决定离开我们的关系时, 常常听到的理由都是, 因为他们认为我是一个对什么事情都太认真的人,对他们来说会很有压力。

但是, 他们一开始之所以欣赏我、想成为朋友, 也是基于相同的原因。

回到我的夫妻关系, 也有着同样的状况。丈夫一开始非常欣赏愿意提出想法、在许多事情上都能够果断决定的我,然而,一旦事情的结果不如预期,责任的归属有很大一部分落在我身上,或者全部都在我身上,应该调整的人就只有我。

类似的事情一再以不同模式出现在不同关系当中, 如果我依然从单一观点理解它们,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陷入”是的,一切的错误都是我思虑不够周全、不够努力、不够完美”的回圈里。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换了七个咨商师真的是因为我是一个有问题的人,所以才会发生吗?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咨商的深度和强度不仅关系到咨商师的专业技术,咨商师对生命的观察与自身经验也会影响对话进行。不是所有咨商师都能接住每名个案的核心问题,咨商是有界限的。

只是,这个观点很少被提及。

社会主流很容易谴责受害者或受暴者:”你会被侵犯是因为这么晚还在外面”、”既然知道危险就不应该独自到酒吧喝酒”、”谁叫你长得这么性感”。于是,穿上裙子就必须搭配一条安全裤,因为避免被伤害是我的义务,但其他人的不尊重却被无可厚非地允许。

这些错误地袒护加害者, 以及施暴者的思维, 隐晦潜藏在我们脑海中,我们都知道不应该伤害他人,却停留在这里,没有进一步教育或改变这些错误,因为自我保护比主动出击来得容易,于是我们才创造了一个不友善的世界。

朋友们看见我具有指出生命癥结的能力, 赞赏我不畏框架面对挑战的勇气,一旦我们的关系更近,介入彼此的深度更深,而我依然一如始终诚恳地表达关怀及观点。但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要处理自己的课题或主动表达他们的限制, 我的诚实和高度自省变成一种过分严肃、不够温柔,即便我还是最初他们遇见的那个人。

图/取自本书/《我没有家,但能给孩子一个家》

身为工作和生活伴侣的丈夫, 在各个层面都给了我莫大支持, 也是我之所以能够一路前进到此刻的重要支柱。

他看见我的特质、接纳我的过去、包容我时不时就有的情绪爆炸,但当工作的发展结果不如意时,丈夫却抽掉了自己在讨论中同样扮演着一席角色,忘记自己一开始做决策时,也有发声的能力,瞬间我彷彿成为整件事唯一的主导者,所以我应该为这些不顺遂负起大部分责任。而这些谴责的声音都来自相同的原因,也就是那些最初他们欣赏并支持的,我的特质:说话直接明确、反省能力强、待人诚恳不造作等。

最初他们总说喜欢这样的我, 因为我是这样的人, 所以欣赏或想认识我,但一旦关系建立起来并有了更深刻的发展后,当我们之间产生冲突,这些所谓被他们喜欢的特质,却也是被提出来遭受质疑与评论的地方。

倘若我没有从其他的角度切入、理解这些事情, 热爱反省的我,将会无止尽地纠结在我不够好的这个点上。而关联到的正是童年经验堆叠累积的暗影,就是因为我的不够好,才会被父母抛弃,才会没有人真的爱我。爱是有条件的,是随时都会离开的,是一旦我不够好就会不见的,是我需要费尽一切变成一个满足对方的人,才可能有机会被好好对待的。

是的,不是这样的。

当我感到脆弱时,我的脆弱被谴责;当我勇敢时,我的勇敢又被谴责,为什么?不是因为我的不足,也不是因为我不值得被爱,而是因为我们都在学习爱。

我有自己需要和解的过去,他们也有他们的;我有自己的成长速度与限制,他们也有他们的。

图/《我没有家,但能给孩子一个家》,赖雷娜、孙羽柔着,时报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档口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60/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