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跟雪柔•桑德伯格学领导力:从EQ开始

编按:EQ比较高的人无论男女,以及大部分的女性领导人,都展现出比较多的变革型领导作风。领导人以这种作风,聚焦于改变追随者的态度与信念,与追随者有更深的情感交流,而非单方面告诉追随者该做什么,不妨想想欧巴马与欧普拉(Oprah Winfrey)的例子。比他人更能够辨识与管理情绪的领导人,也更能激励他人,而且变革领导力中大部分的变数,都来自EQ水准的提升。(本文摘自《为什么我们总是选到不适任的男性当领导人?》一书,作者为汤玛斯‧查莫洛—普雷谬齐克,以下为摘文。)

变革领导力

变革领导人擅长将愿景转化成改革的可行方案,他们是部属与追随者强大的角色典范。此外,EQ较高的人,不论是不是领导人,在领导力的交易型要素上(例如分配任务、监测与管理员工绩效,以及设定奖励与诱因)也更胜一筹。

另一方面,EQ比较低的人(无论男女),以及大部分的男性领导人,则更有可能采取放任主义的做法。这种领导作风的特色是,领导人有跟没有一样,会削弱团队的士气与表现,让员工不知何去何从,或是无法产生使命感。总之,与正向的领导作风相关的是高EQ的领导人与女性领导人,而与负面的领导作风相关的,则是低EQ的领导人和男性领导人。

近期一项研究证实,由于性别的EQ差异,性别会影响领导的结果与成效。主因是女性拥有较高的EQ,由女性带领的团队,会比男性带领的团队更投入工作,绩效也更优异。或许更让人意外的是,就连据称与男性相关的领导作风,例如开创性或破坏性的做法,在高EQ的领导人身上出现的机率也比较高。

当然,这些女性表现比较优异的所有指标,有一部分可能是我们普遍对女性的选才标准比男性还要严苛所造成。如果女性真的必须面对更严苛的选才标准,那么以同样的选才标准套用在男性领导人身上,就没有什么好争执的了。

个人效率

尽管EQ最初被视为一种智力的形式,但是有强力的证据显示它主要代表个人效率(personal effectiveness),或者是在情绪与社交上,都能成功应对日常人际关系疑难杂症的能力。显然,个人效率要求最低程度的自制力与应变能力,这恰恰是EQ的关键要素。此外,EQ与同理心(empathy)有强烈的相关性,这是一种获知他人感受与想法的能力。如果你要在生活中的任何面向发挥作用,你就必须能够影响他人;而同理心能帮助你办到。

女性领导人比男性领导人更有同理心。不管评估的是同理心的哪一种面向,大部分女性从年轻开始就比男性更有同理心;两性之间的同理心差异,比其他大部分人格特质的两性差异都还要大。

有同理心的领导人,比较能从他人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因此比较不会自我中心,在解决问题时也更有弹性。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unsplash

你可以把人生想成一场实境的IQ测验,你所面对的疑难杂症没有明确的定义,也没有客观、正确的答案。例如,你该告诉主管你想加薪吗?该如何激励一个看起来状况有点差的员工?以及在一场提案中,让听众投入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对于以上问题和其他人生的真实挑战,我们都想要找出合理与看似客观的答案,然而尽管有成千上万的励志书与YouTube影片自称知道答案,我们还是无法预先知道该如何正确回应所有人生难题。而且,就算我们判断某些行动会带来什么结果,我们也无法挂保证,要是做出其他决定会产生什么结果。

这些限制,会使人格成为预测个人在不同情境之下,能否更有效的控制自己的最佳来源。因此,就算我们不知道这些问题最好的答案,但是有些人似乎比其他人更常找到答案,而他们最普遍的共通点,就是EQ比较高。

例如,高EQ的领导人身上通常都可以看见复原力高的特质,这样的韧性能帮助他们经历高压的环境、在逆境中重整旗鼓。就像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拥抱B选项》〔Option B ,共同作者为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中透露,身为微博营运长的她刚刚走出丧夫之痛,她的丈夫在假期中因心脏病突发而骤逝。当我们面对这样的悲剧与毁灭性事件时,最该做什么?人生不像IQ测验,没有预设的正确答案。就算有,某个人在人生的挑战里苦苦挣扎时,实际做到这些正确答案的可能性又有多高?

与IQ正好相反,能不能从艰难的时刻走出来,关系到EQ问题。难是难在惊慌与动荡的情况下,保持镇定、找到办法维持个人效率。就连对桑德伯格来说,答案都还不清不楚。但是她的复原力与高EQ能让她保持镇定,尝试各种选项,直到她找到一个行得通的答案为止。最后,她分享个人经历与感受,最初是在自媒体上分享,后来写成一本书。我的意思不是有类似情况的人都应该照着做,而是说,任何领导人如果具有高EQ,找到行得通的解决方案的机率会比较高。同理,我们会期待桑德伯格在未来面对逆境也能重整旗鼓,一如她的绰号”铁氟龙领导人”。

个人效率包括复原力在内,有一大区块与自制力有关。而数十年的心理学研究显示,从很年轻开始,女性所展现的自制力就高于男性,特别是因为女孩与妇女拥有能够做自己的自由比男性少很多。在领导人当中,自制力是滥用权力与其他有害行为的解药。事实上,大部分反社会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都能够说明人们无法抑制自己的短期冲动(立即满足)。自制力则有利于减少问题,也更有利于长期目标。

图/《为什么我们总是选到不适任的男性当领导人?》一书,汤玛斯・查莫洛—普雷谬齐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着,周诗婷译,天下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兼客侠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48/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