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女性普遍缺乏自信心?哈佛商学院研究:后天环境让她们宁愿保持沈默

编按:当一名女性展现出那样的信心,或是甚至比男性看起来更有信心,我们又会因为她”太有”信心而裹足不前,因为那个样子不符合我们的性别刻板印象。(本文摘自《为什么我们总是选到不适任的男性当领导人?》一书,作者为汤玛斯‧查莫洛—普雷谬齐克,以下为摘文。)

我们已经知道,就算我们错估其他人的能力,他们的自信还是会产生自我应验的效果,帮助那些只是外表看起来更有信心的人敞开大门与机会。所以,才有那么多立意良善的人建议女性要更有信心,才能在工作与职业生涯中取得成功。不过,这类建议有许多问题。

首先,这些建议并没有指出信心有两个面向。尽管信心是一种内在的信念,但也有外显的面向,这关系到你在他人眼里看起来多有自信。信心外显的那一面最重要,因为它经常被误认为真正的能力。

回到本章开头的例子,莱恩看起来比西尔芭更有信心,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实际感觉多有信心。搞不好他展现出来的信心,是为了拼命掩盖他极端的不安全感。当客户问他问题,他从不承认他不知道,是害怕看起来像笨蛋。另一方面,西尔芭的内心可能比莱恩更有信心,搞不好她拥有足够的信心,自信到可以承认她没有掌握到所有资讯。但是,以外在状况衡量,西尔芭才是看起来没把握的那一个。

最重要的是,不管我们的内心感受到多少信心,当我们向他人展现信心时,他们往往会预设我们有能力,至少在我们证明他们看错之前是如此。

认知的信心与能力之间的关系很重要。虽然一般人都认定女性比男性还要缺乏信心,有一些研究也显示出女性看起来比较没信心,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研究证实女性拥有的是内在的信心。事实上,男性和女性都会过度自信,只不过男性的状况还是比女性严重。

就像哈佛商学院的萝宾•艾利(Robin Ely)与乔治城大学的凯瑟琳•廷斯里(Catherine Tinsley)在《哈佛商业评论》中写到,认定女性缺乏信心的想法根本是”谬论”:

这个主张经常被引用来解释,为什么女性在会议中比较少发言,以及除非她们100%肯定自己符合工作要求,否则不会提出升迁。但是研究当中并没有证实女性比男性还要没自信的观点。分析超过200份研究报告后,克莉丝汀•科林(Kristen Kling)与同事的结论是,男女之间唯一出现明显的差异是发生在青春期;而到了23岁过后,男女差异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有一支欧洲团队研究上百名工程师后,也得到和科林有相同的发现,他们的报告表示女性通常都会对自己有信心。但是,研究人员也注意到,旁人未必会看出女性的信心。尽管研究报告都指出男性和女性同样对自己有信心,但是男性看在旁人眼里更可能被评价为有自信。女性在自我报告(self-report)中表达出的信心,与他人如何看待她们的信心,两者之间没有关连性。

图/仅为情境图。取自pexels

更糟的是,对女性工程师来说,展现信心一点都不会为她们的领导力加分。对男性而言,表面的信心能转化为影响力,但是对女性来说,展现信心却没有相同的效果。女性要在组织里有任何影响力,就必须看起来有信心、有能力,又会关心大家。至于男性,光是信心就能转化为更有效的组织影响力,而展现出关怀的态度对大家如何评估他们的领导潜力则是没有影响。

看起来,相对于男性,我们比较无法容忍女性对自己很有自信。这种偏见为女性创造出双输的局面。因为女性看起来没有男性那么有信心,也因为我们把信心视为领导力的核心,我们会要求女性要额外展露自信,才认定她们值得纳入领导职位的考虑人选。然而,当一名女性展现出那样的信心,或是甚至比男性看起来更有信心,我们又会因为她”太有”信心而裹足不前,因为那个样子不符合我们的性别刻板印象。

如果女性并没有缺乏信心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对男女行为的看法会不一样呢?为什么女性除非100%符合条件,否则很少提出工作申请或要求升迁?还有,为什么女性在会议中比较少发言,而且在提出建议时更有可能列出好几个选项让对方参考?

如果答案跟女性的内在感受无关,就一定跟她们对外在的感知脱不了关系。换句话说,行为上的差异不是出于性别的不同,而是出于男性与女性受到的对待不同。有证据显示,女性比较少获得有用的回馈意见,犯错时会被批判得更严厉,而且错误会被记住得更久。此外,她们的行为受到更仔细的审查,同事也比较不会跟她们分享重要的情报。而且女性发言时,比较有可能被打断或无视。

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是超级有信心的女性,行为举止跟男性截然不同也很合理。就像艾利与廷斯里在一家生技公司观察到的,女性科学研究员很少在会议中表达个人观点,就算是在一对一的互动中也一样,她们倾向分享许多实用的资讯。但是,领导阶层却将这种差异归因于缺乏信心,艾利与廷斯里指出:

这些领导人没有看出来的是,当女性在会议上发言通常不是被无视,直到有个男的重新提出和她一样的想法,不然就是因为发言内容有一点小瑕疵所以很快就被否决。反之,当男性的想法出现瑕疵,其他值得称赞的部分会被保留下来。所以,女性会觉得在冒险分享意见之前,需要110%肯定自己的想法没有问题。于是,在这种状况下,识相一点比较实际,保持沉默感觉起来比想法一再遭到驳回好多了。

于是,因为我们根据外显的信心而非实际的信心或能力来选择领导人,我们不光是选出更多男性,结果还选出更多更不适任的男性。

图/《为什么我们总是选到不适任的男性当领导人?》一书,汤玛斯・查莫洛—普雷谬齐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着,周诗婷译,天下文化出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兼客侠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242/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