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营销

不假思索有时让人误入歧途!”哈定谬误”让我们看到快速认知的黑暗面

编按:”哈定谬误”突显出快速认知的黑暗面,同时也是诸多偏见与歧视的根源。……我们也要承认并了解,这样的快速认知有时也会让我们误入歧途。(本文摘自《决断2秒间:撷取关键资讯,发挥不假思索的力量》一书,作者为麦尔坎.葛拉威尔,以下为摘文。)

1899年的一天早上,美国俄亥俄州里奇坞(Richwood)环球大饭店(Globe Hotel)的后花园,两位男士在让擦鞋童服务时偶然相遇。其中一位是来自州首府哥伦布市的律师兼游说专家道厄提(Harry Daugherty),他体格壮硕、脸色红润,一头黝黑的直发,而且精明干练。道厄提是俄亥俄州政坛的马基维利,也是典型的幕后操盘高手,对人物特质拥有精明且独到的判断力,或者至少对政治机会是如此。另一位男士来自俄亥俄州的小镇马里昂(Marion),是一家报社的总编辑,一个星期后将当选州议会的参议员,他名叫哈定(Warren Harding)。道厄提仔细端详哈定一番,立刻为之倾倒。新闻记者苏利文(Mark Sullivan)描述那天两人在饭店花园邂逅的情景:

哈定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当时他年约35岁,他的头部、五官、躯干的形状都引人注目 ;其比例之美好,放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位男性身上,都不只是”英俊”这个字眼所能形容。哈定扬名立万之后,世人不时以”罗马人”来称呼他。当他走下讲台时,双腿与身体的比例格外赏心悦目;还有他的轻快脚步、挺拔姿势与从容仪态,在在增添了体态优美与男子气概。他的柔软弹性与外形的魁梧融合无间,硕大明亮的双眼、浓密乌黑的头发,以及古铜色的肌肤,更使他带有一种印度男性的俊美。他让位给其他客人的体贴殷勤,流露出他对人发自内心、一视同仁的友善。他的声音洪亮、雄浑而温暖。他对擦鞋童的工作十分关注,显示他对服饰外观十分在意,跟一般小城镇出身的人士很不一样。他给小费的方式让人觉得他既大方又善良,很愿意散播欢乐,这些都是奠基于他健全的身体与善良本性。

就在道厄提打量哈定的那一刻,心中浮现一个念头,一个后来改变美国历史的念头:这个人必定可以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经理吧?

哈定才智平庸,他喜欢玩扑克牌、打高尔夫球、喝酒,而拈花惹草最是令他兴致勃勃;事实上,哈定的性欲之强早已不是秘密。他历练过不少公职,但从来不曾领袖群伦。他对政策问题模稜两可,他的演说曾被描述为:

堂皇的字句如大军压境,然而却缺乏理念。

1914年哈定进入联邦参议院,但是当时最重要的两项政治议题——妇女投票权与禁酒政策——在国会辩论时,他都没有出席。他之所以能够在俄亥俄州政坛一路挺进,完全是因为妻子佛萝伦丝(Florence)的驱策,以及道厄提的精心规画,还有他随着年岁渐长,愈发令人倾倒的相貌。有一回在宴会上,他的一位支持者忘情大喊:”天哪,这混球还真像个参议员。”哈定的确如此。哈定传记作者罗素(Francis Russell)描述哈定刚届中年时的模样:”他浓密的眉毛衬托着铁灰色的头发,看起来刚强有力;他宽广的肩膀与古铜色的肌肤,显示他身体健壮。”罗素还写道,哈定简直可以穿上一袭古罗马人的罩袍,直接登台演出莎士比亚的《凯撒大帝》。道厄提安排哈定在1916年的共和党总经理候选人提名大会上演讲,因为他知道党代表们只要看到哈定的外貌、听到他的洪亮雄浑的声音,就会认定此人应该更上层楼。1920年,道厄提说服哈定改变原本比较明智的想法,要他出面竞选美国总经理;道厄提不是在开玩笑,他说到做到。

自从和哈定见面之后,道厄提心中一直萦绕着一个念头:哈定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总经理”

,苏利文写道,

有时道厄提的说法会在无意中变成:”一位相貌了不起的总经理”,这应该更接近事实。

那年夏天,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登场,在角逐党总经理候选人的六名人士中,哈定敬陪末座,但道厄提毫不在意。两名呼声最高的候选人在大会中相持不下,因此道厄提预测,党代表将被迫另觅适当人选。在情势如此急迫的关头,除了哈定这位散发着常识与尊严的候选人之外,还有谁能够获得大家的青睐?投票当天早上,在芝加哥烟雾缭绕的黑石大饭店(Blackstone Hotel)房间中,共和党大老们双手一摊,问道:有没有哪一位候选人是各方都能够接受的?这时一个名字立刻浮现众人心头:哈定!他怎么看都像一位总经理候选人。那年秋天,经过一场在俄亥俄州马里昂运筹帷幄的选战,哈定参议员摇身一变为哈定总经理。他的总经理大位只坐了两年,就因中风而猝死任上。大部分历史学家都认为,哈定是美国历来最不称职的总经理之一。

快速认知的黑暗面

本书走笔至此,我一直在谈薄片撷取是如何威力无穷,其关键原因在于:我们有能力在顷刻剎那之间看透事物的表象。霍温与荷莉森以及众多艺术史专家, 一眼看穿伪造雕像工匠的伎俩;苏珊与比尔乍看之下是一对典型的恩爱夫妻,然而当我们仔细聆听观察他们的对话互动,测量正面情绪与负面情绪的比例,真相于是水落石出;安芭蒂的研究显示,我们如果想掌握一位外科医生被控告医疗过失的机率,大可不必理会诊疗室墙上悬挂的证书与手术袍,而应该专注倾听这位医生与病患谈话的音调。然而,这样的快速思考连锁反应会不会乱了步调?要是我们还没有看透事物表象就遽下断论,那会有何后果?

我在前一章讨论过巴孚的实验,他显示特定的字眼(例如”佛罗里达州”、”灰色”、”变皱”、”宾果”)会引发我们强烈的联想:仅只是面对这些字眼,都可能改变我们的行为。我认为人们的相貌外观——体形、身材、肤色、性别——中的某些特质,也会引发非常类似的一系列联想。许多人一看到哈定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就会遽下毫无根由的结论,认定他就是勇气、才智与正直的化身,这些人并没有深入事物的表象。哈定的相貌蕴含着太多强烈的意涵,反而让正规的思考程序横遭封杀。

“哈定谬误”突显出快速认知的黑暗面,同时也是诸多偏见与歧视的根源。正因如此,选贤与能才会如此困难,而且尽管我们可能不愿意承认,但才德极为平庸的人确实经常占据高位。我们之所以要重视薄片撷取与第一印象,原因之一在于接受一项事实:我们对人与对事匆匆一瞥所得到的讯息,有时候会超过经年累月的研究。然而我们也要承认并了解,这样的快速认知有时也会让我们误入歧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兼客侠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jiankexia.com/192/

作者: 兼客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